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欲望棋局】(01)【作者:abc123421】
【欲望棋局】(01)【作者:abc123421】
字数:56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阿伦,我们不去了好不好?」

  手心传来轻微的拉扯感,阿伦扭头看了一眼和他比肩而立的娇俏少女,少女另一只手不安的搅动着一侧垂下的金玉般的发丝,脸上露出怯懦的神情,灰白的眼眸在夕阳下闪烁着橘色的柔光。

  「没关系,神社已经不远了,去那里参拜的话一定能治好小遥的病的。书上说那里就连断臂都能治好呢,区区失明算什么。」

  阿伦望着远处高台上那个朦胧的建筑,一阶阶的青石板从远处蔓延至他的脚边,从山底下看去,山顶上的神社雾蒙蒙的,仿若仙境,于是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这里是远离都市的乡下,橘色的光影笼罩着整个小镇,街道上人影绰绰,街坊邻居热烈地交谈着今日的趣事,各家各户也都慢慢升起了炊烟,准备和家人共享丰盛的晚餐。整个小镇显得祥和而安宁,然而,此时却有两位母亲神色慌张,不停地向周围的邻居们询问着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井上婆婆,见到我家的阿伦了吗?」

  「没呢,阿伦怎么了吗?」

  「他下午出去后,现在还没回来,可把我急的。」

  「吉田君,见到我家小遥了么?」

  「她不是一直和阿伦在一起吗,他们好像去村外玩了吧?」

  「阿伦和小遥啊,他们往那边山里的那个废弃神社里去了。今天下午我还劝着阿伦不要去呢,阿伦却是个死脑筋,小遥又只听阿伦的话,哎,这两傻孩子啊,当初就不该将村里的藏书给他看的,等等吧,夜里他们应该会回来的。」

  苍老的声音从一旁的躺椅上传出,躺椅上一位老者正抽着烟斗,脸上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

  「可,可是,我很担心他们啊,藤野村长,这么晚了,要是他们迷路了怎么办?」

  「哎,等等吧,好歹是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的孩子,放心吧。」

  话音渐落,得到的却只是几声无奈的叹息。

  ……

  「阿,哈~ 阿伦,好累啊,还有多远呀?」

  小遥清脆的声音让阿伦有些起伏的胸膛顿时一滞,抬头望着上方似乎还有一段距离的建筑,柔声安慰道:「就快到了,后面我来背你吧,来,抓住我的肩膀。」
  说着阿伦便走到下方一级的青石板上蹲下,将小遥的两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双手后移,握住后面那一对细腻白嫩的大腿。

  现在还是初夏,小遥穿着一件蓝色的短袖圆领衫,搭配着浅粉色的短裙,脚上粉色的休闲鞋与蓝白条纹袜相得益彰。

  不过此时小遥脸颊有些微红,少女领域被触碰的感觉让她有些羞涩,但双手依然紧紧地抓住阿伦那并不宽阔的肩膀,侧脸轻轻贴在他的后背,心跳微微加快了那么一点。

  「小遥你很轻啊。」

  「是…是吗?」

  阿伦平复了一下呼吸,听着背后少女那柔弱的声音,这仿若给他注入了新的力量,抬腿,拾级而上。

  远方的夕阳渐渐开始落下。

  ……

  「呼~ 呼~ 」

  「阿伦,放我下来吧,我休息好了。」

  听到阿伦那急促的喘息声,小遥心疼地轻声喊道。

  「没关系,呼~ ,马上就到了。」阿伦再次抬头,周围的光线有些黯淡,但是他依旧能看到前方的鸟居了,只不过那里看起来有些破败。这样的情景让阿伦的内心微微一颤,某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间蔓延,但很快就被他给驱逐出去。
  「这里一定可以治好小遥的,一定……」

  ……

  「阿伦,到了么?」小遥不安地牵着阿伦的右手,声音有些瑟缩,犹豫与期待在她的心中交织着,村里人都说她的眼睛是天生的,治不好了,但阿伦总是不信,不停地拉着她寻找着各种治病的方法,如今这一次,是阿伦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过一定有效的。

  村里人的话犹在小遥的耳边,但如果是阿伦的话,如果是阿伦的话,无论怎样,她都相信着他。

  「嗯,跟我来。」

  阿伦站在鸟居前,深深地鞠一躬,接着扭头对着小遥说道:「小遥,来鞠个躬。」

  「嗯!」

  鞠躬之后,两人顺着鸟居侧边走进去,四周一片寂静,大理石铺筑的地面似乎已经很久没人来清扫了,落叶遍布,鞋子踩在上面沙沙作响,微风过处,更是扬起一片灰尘。

  周围的破败被阿伦一概无视,径直拉着小遥的手朝神社走去。

  「小遥你在这先等等。」说着阿伦便撤开牵着小遥的手,向前几步,推开尘封已久的神社大门。

  『吱呀』,大门缓缓开启,上方沉积的灰尘洒落,阿伦眼前顿时变成灰蒙蒙一片。

  「咳咳……」等他挥动着双手将飘落的尘埃拨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尊看不清面容的破旧神像,神像上蛛网遍布,前方还有着几根燃尽的残香孤零零的伫立在香炉中。

  阿伦的眼神凝固了少许,但接着便扭头寻找着神社里的笤帚,准备将这里清扫一下。

  ……

  「阿伦,你好了吗?」

  身后传来小遥的不安的问询,阿伦用笤帚拂开神像上的最后一缕蛛网,头也不回地回应道:「马上就好!」

  好像将小遥丢在外面十几分钟了呢,阿伦用手臂擦了擦额头泌出的汗水,将笤帚放在一边,转身走出了大门。

  小遥现在已经双手抱膝蹲在了地上,似乎这样能给予她更多安全感。阿伦望了望外界的天色,大概已经黄昏时分了。天黑前得离开这里,于是他快步走向小遥,将右手在裤腿上使劲拍了拍,又用力擦了擦,直到干净后他才弯腰伸手握住小遥的柔嫩小手,轻声道:「好了,起来啦,跟我进来。」

  「嗯!」

  两手相握,小遥的脸上瞬间就展露了灿烂的笑容,周围昏黄的环境也因此变得耀眼起来。

  二人手牵手走进神社里,阿伦拉着小遥来到了塞钱箱前,轻轻鞠躬,向里面投了一枚古老的铜钱,那是他当时翻阅村里的书籍时夹在某本书里的,算是他身上唯一的财产了。

  铜钱落入塞钱箱中,没有发出任何响动,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阿伦也并未注意。

  ……………………砸人的分割线……………………

  「哎哟,谁砸我!」

  某个未知的地方,一个人影抱头蹲下,双手护住头部,左右张望着。很快,人影便看到了落在地面上的某个铜钱,伸手拿到眼前审视着。

  「这个是?」人影揉了揉头部,开始思索着久远的记忆。

  「原来是那时候留下的啊,那地方不是早就废弃了么?」

  「去看看吧……看在铜钱的面子上……不过砸了我,哼哼!」

  人影将铜钱握在手中,慢慢离开了。

  ……………………消失的分割线……………………

  最终,两人来到了神像面前,阿伦轻吸一口气,松开小遥的手,轻声道:「小遥,等一会儿,你的眼睛马上就会好了的。」

  「嗯!」小遥静静地站在一旁,灰白色的眸子仿佛盯着阿伦一般,一动不动。
  松开小遥的手后,阿伦的神色变得肃穆而虔诚,深深鞠躬两次,拍手两次,双手合十祈祷着。

  「希望小遥能够身体健康,眼睛恢复光明……」

  时光仿佛便在此刻凝固了,周围的环境亦变成黑白色的背景,只剩下神社内的二人还拥有着鲜艳的色彩。

  ……

  「想要治好你小女友的眼睛么?」迷一样的声音突然响彻在阿伦的脑海中,虽然无法辨别声音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阿伦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在寂静的空间里疯狂的呼喊着:「是的,慈悲的神明大人,请治好小遥的眼睛吧!」
  「慈悲?呵呵~人类的欲望可是从未有过止境的,当年……哼!」说到这,迷之声戛然而止,似乎回忆起了某些不好的记忆,语气变得尖锐而冷冽。

  「愿望的实现从来都是伴随着代价的付出的,那么,为了治好你的小女友,你能给予我什么呢?」迷之声残酷的话语让阿伦陷入了迷茫,是的,他现在能付出什么呢?

  小遥似乎察觉到了周围的气氛有些古怪,有些害怕的开口道:「阿伦,我们,我们还是回去吧。」

  听到小遥的话,阿伦也有些举棋不定了,他的内心告诉他,这是唯一能治好小遥的办法了,但是,他能为小遥做到哪种地步呢?

  一切……他的心是这样告诉他的,他愿意为小遥付出一切。

  阿伦静静地看着小遥,原本急迫的心情也变得平静起来,坚决地宣布着:「我将我的一切全部献给您,只要您能治好小遥。」

  「阿伦!」小遥担心的喊道。

  「是吗?这样的情感么?那让我们来进行一场游戏吧,只要你们能在欲望的游戏中最终一同到达终点,你小女友的眼睛就会恢复。」迷之声提出了他的要求。
  「你的回答呢,人类?」

  「能不能只让我一个人参加这个游戏?小遥她……」阿伦欲言又止。

  「不必担心,凡是你的小女友经历的事件,你都可以选择帮助她承担,但是,同样的,你经历的事件,她同样可以选择帮你承担。」迷之声耐心地解释着。
  「这样么……那我同意了。」阿伦朝旁边走了几步,轻柔地握住了小遥的手,内心有些紧张,就让他来替小遥承担一切吧。

  「阿伦?……那我也同意。」阿伦手心的温暖驱散了小遥的不安,她亦大声回应着。

  随后,这片奇异的空间陷入了某种诡异的寂静状态,直到某种洪亮的声音打破这片刻的平静。

  「诸神的游戏–欲望棋局,开启。」

  「参与者:远野伦,花梨遥。」

  「获胜条件:抵达终点。」

  「失败条件:任意一人选择放弃游戏。」

  「游戏开始!」

  ……

  经过片刻的恍惚之后,阿伦发现周围的环境大变样了,不过幸好小遥还抓着他的手掌,并未和他分开。

  此时他正处在一个宽广的平原之上,至少在他看来是如此,远处似乎有些什么,不过他并不能看清。接着他低头看了看地面,脚下的土地是白色的,而他旁边……

  「这是什么?」

  就在阿伦扭头望向一旁时,眼前便出现了一个漂浮在空中的面板,上面显示着一个微缩型的他,而且他的下方还有着九个空格,不知有什么作用。

  随即阿伦也看了眼小遥,发现小遥旁边同样漂浮着一个类似的面板。

  就在阿伦盯着面板思索时,空中渐渐显现出了几行字迹,那是阿伦能认出来的字体。

  「这是……」

  「阿伦,怎么了?」小遥扯了扯阿伦的衣角,不安地问道。

  「没什么,安心,我会治好你的。待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惊讶,安静的待在原地就好。」阿伦揉着小遥的脑袋,有些宠溺的说道。

  这个游戏就让他一个人来就好,阿伦看着突然出现在高空中的游戏规则,暗暗想着。

  (规则一:根据掷出的骰子点数行动相应的距离。)

  阿伦捏了捏突兀出现在他手心的六面骰,内心颤动着:「这就是决定命运的东西么?」

  「开始吧!」

  阿伦将手中的骰子用力向上一抛,随着骰子离开手掌,它便在空中翻滚着越变越大,最终落地时已经有半人高了。

  「三点!」

  「请前进30米。」

  这时,空中出现了一个绿色的箭头指引着方向,阿伦看了看远方,又捏了捏小遥的手,轻声道:「好好待着。」随后便怀着无法表达的情绪跟随着箭头向前,直至箭头消失。

  「愿望之间」

  「请说出你的愿望。」

  「这里……」阿伦明显兴奋起来了,他现在就可以治疗小遥的眼睛了,虽然只是暂时的。

  (愿望之间:一切欲望都能在棋盘内暂时实现,相应的需要付出某种代价。)
  (规则四:游戏内不遵循等价交换原则,请尽可能选择对玩家有利的方面。)
  「请恢复小遥的视力!」阿伦大喊道。

  「愿望达成……代价由花梨遥支付。」

  「支付完成……」

  「什……什么?由我支付就好了啊!快改过来啊!小遥她……」

  但当阿伦回头望向小遥时,却看见小遥静静地站在原地,对着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此时,他已经完全被小遥那双与她笑容一样灿烂的金色双眸吸引住了,并没有发现小遥笑容之上那微皱的眉头与有些抖动的身体。

  「小遥,你的眼睛……」阿伦对着远处的小遥大喊道。

  小遥却只是微笑,不停地点着头,一只手垂在身侧,另一只手则轻轻捂住腹部,好像并不算太兴奋的模样。

  「啊,对了!小遥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似乎想到了什么,阿伦再次大声询问着小遥。

  小遥摇头,身体依然静止不动。

  「没事么?怎么会?」

  就在阿伦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小遥也轻轻晃动手腕,一个骰子被她掷出。
  「诶?小遥知道这里的规则了吗?她不是不识字么?」阿伦更加疑惑起来。
  「二点!」

  「请前进20米。」

  绿色的箭头在小遥身前显现,小遥却迟迟不动,低头沉思着,似乎依然沉浸在视力恢复的喜悦中。

  「小遥!跟着箭头走就好了。」阿伦以为小遥不知道怎么走,提醒道。
  小遥闻声抬头,看着阿伦微笑着再次点头,终于迈步向前行走了,只不过阿伦发现小遥似乎走得很慢,每走几步还要停顿一小会儿。

  「小遥,快点哟,到达终点我们就赢了。」

  听到阿伦的催促,小遥的步子也变得轻快不少,很快便在距离阿伦10米处站定,抬头静静地望着阿伦。

  抬头的那一瞬间,阿伦似乎看见小遥的神情有些痛苦,但仔细看时,小遥依然面露笑容的看着他。

  「小遥,你没事吧?」阿伦有些不安地问道。

  这一次,小遥终于开口了,还是那个让阿伦熟悉的声音。

  「没事,能看到阿伦,我很开心呀!」

  「那个,阿伦?你能闭上眼睛几秒么?」

  「诶,好,好的,可是小遥你要干什么啊?」说着阿伦便闭上了双眼,思索着小遥的意思。

  而这一刻,一道白光闪过,小遥突兀的消失不见。

  「欲望事件:被囚禁的公主。」

  下一瞬间,小遥又回到了原地,眼睛有些红肿,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一套,似乎是一套繁复的粉色公主裙。

  阿伦闭眼等了大概一分钟,小遥的声音才传到他的耳边:「好了,可以睁开了。」

  阿伦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被不远处小遥那身华丽的装扮惊呆了,惊讶道:「小遥,你这身衣服?」

  「是不是吓了一跳?很漂亮吧?」

  小遥看到阿伦那呆呆的模样,十分开心的提起裙摆,在原地转了几圈。不过当小遥停止转动时,似乎没有站稳,「呀」的一声摔倒在了地面上,口中发出痛呼。

  阿伦紧张地向小遥跑过去,但在接近小遥五米左右时便被一个透明的屏障挡住了,只能站在屏障外喊着:「小遥!你没事吧?」

  这一摔花了小遥几分钟才爬起来,看着距离自己已经很近的阿伦,小遥心怯地后退了半步后才慢慢靠近这个她熟悉又陌生的男孩。

  阿伦的手穿过屏障,轻轻握住小遥那双柔嫩的小手,有些紧张道:「小遥,没事吧?」接着他便发现小遥的眼眶有些红肿,心疼的问道:「很疼么?」
  「嗯,很疼很疼。」说着小遥的那双金色的眸子再次溢出了晶莹的泪水。
  「阿伦,我们回家好不好?我,我不想治疗了……我想妈妈了。」

  「没关系,坚持一下,治好你的眼睛我们就回家。」阿伦神情坚定,眼神透露着执着。

  「可……好吧。」小遥欲言又止,但看着阿伦那副坚定的模样,她最终同意了。

  「就这样约定好了哦~」

  「嗯!」

  「那,我们继续游戏吧。」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