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和太太的成功之路】(01-02) 作者:jzysh
【我和太太的成功之路】(01-02) 作者:jzysh
字数:47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1。障碍与治愈

  勃起功能障碍——站在医院电梯口的我,看着手里的病历卡,立刻合上随手塞进了裤子口袋。这一刻我觉得非常难熬,身体只是一具驱壳,让我难堪的一具驱壳而已,因为我感觉,每一个人都盯着我的躯壳,心里暗自嘲笑。我想一个人走走,我自己在心里说。

  这是2013年的6月,上海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起来,但我丝毫感受不到温度,脸上的汗珠都让我感觉是冰冷的。三十周岁生日就要来了,创业失败,欠下债务总额1400多万,把前几年机关算尽的财富积累完全消耗殆尽,更让我难受的是,家里还有一个每天期盼我回家和她温存一番的太太。而我,却已经被证实,是一个一无所有——甚至连下体都硬不起来的废人。

  关于怎么赚到第一桶金,又怎么欠下巨额债务,我不想再回忆,以后有缘再说吧。和赚钱比起来,让我的下体能够重新硬起来,显然是更容易做到的事情。不用想象什么民间神术,偏方奇药,我比较现实,直接在国内比较大的电商平台上购买壮阳药物,很经典的一些品种,伟哥和希爱力以及其他几款所谓增大增粗增硬度的药物。

  出于面子或者其他我也不清楚的原因,总之我不希望太太知道我服用这些药物的事情,所以我把药物放在办公室里,平时自己把药片用机器磨成粉,然后放进胶囊,随身带回家。需要使用的前吃一颗。但身上有一颗药丸始终奇奇怪怪的,让我总担心太太会发现,所以我想出了一个当时觉得特别聪明的方法,也最终改变了我生活的方法。

  我把药物磨成粉之后,挨个放进饮料茶味饮料的瓶子中,然后拧紧,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在红茶瓶中我加入了一颗伟哥,而在绿茶瓶子中我加入了一粒伟哥一粒希爱力和一种增大增粗的药物,这个是我害怕红茶没用做的备用。两种饮料我共拼凑了24瓶,一整箱一起放在后备箱里搬回了家。老婆的饮食习惯很健康,从来不喝碳酸和带糖的饮料,所以这些东西只会是我喝的,非常安全。我把这一箱饮料喝各种其他饮料堆放在一起,需要的时候随时取用,看上去非常完美的办法,当然,事实上也很完美。

  大功告成后的第一个周末,我开了一瓶红茶做试验。喝下去以后四十多分钟开始,下面硬的跟铁一样,感觉就像小学时第一次感受自己勃起的那种元气和力量。

  我看着太太,我知道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打量她了。她比我大两岁,今年已经32岁,在我的照料下保养的非常好,皮肤光华细腻,身体因为长期的运动习惯,错落有致,虽然身高只有157,而且看上去肉肉的,但依然觉得非常健康,E罩杯的胸部,在丝绸质地的睡裙里随着动态摩挲,只要是内分泌正常的男人,看到这具身体,应该很难抑制住勃起的冲动,尤其搭配上她那张和贾静雯有几分相似的轻熟女美颜。然而,就是这样令人无法抑制欲望的女体,我一年多以来,却只碰过几次。而且有至少一半的次数里,我还没有进入她的身体,已经疲软了下来,面对大好年华的太太,我只能辜负,但这个晚上不同了。

  太太静静我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剧,我从正面把她压倒在沙发上,肆意的亲吻,舔弄,我信心满满,知道今天无论前戏多久多漫长,我都不会疲软下来。我耐心的舔遍了她周身的每一方寸,最后集中到她的阴唇。

  「哎呀,老公你今天吃错什么药了,啊——」老婆娇嗔道。

  我并没有理会她,加快了舌头的速度和力度,把她的阴道口搅的水流成河,然后脱下自己的裤子,直接插入进去,让自己的阴茎完全消失在她的身体中。我忘了时间忘了空间忘了自己的年纪,我粗暴的把所有的精力一股脑儿的往太太身上发泄。

  这一晚,我和太太连着搞了两次,一共一个小时多,太太和我都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当她温柔的抱紧我,我感到了一丝久违的慰藉。这一晚上我们说了很多,我才知道太太平时吃的各种保健用品让她的荷尔蒙分泌水平极高,让她保持年轻的同时,也让她的性欲亢进,这一年多来,她并不好过。

  索性,以后再也不会让她过那样的日子了,而我们的人生也开始了戏剧性的变化。

  2。威胁与转机

  「如果明天再凑不到钱的话,我真的只能到你家静坐了。我也走投无路了,求求你了,算我求你行吗……」

  我挂了电话,电话那头是我的朋友刘政。我借了他结婚的本钱共计50万去抵了债务,因为我应收款出现的重大问题,这笔钱我迟迟没有办法还给他。而更要命的是,这笔钱中间有一大半是刘政从外面借的水钱(也就是高利贷),本来刘政盼着把结婚酒席办了收份子钱去抵账的。结果被我拖得深陷泥潭,无从翻身,老婆跑了,一身债务。

  我一个人站在烂尾工地的一角,放下电话,点了一根烟,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所有的钱都投在了这个工程里,然而我原本最信任的合作方,却在主体修建还剩20% 完工的时候,转移了剩下的所有资金,跑路了。没有人接盘,没有人支持,我只有等死。

  刘政是我害的,但我的确没有任何办法,所以我只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静待事情的发展。刘政毕竟和我从儿时认识,平时在健身房做销售经理,老老实实的一人,就算他冲到我家也不会闹出什么事,我心里这么想。但在第二天早上走之前,我还是确认了一下家里角落的摄像头工作正常,以防不测。

  早晨我照常开车出门,来到位于浦东的办公室。坐下之后,泡了一杯茶,点上一支烟。然后对着窗外发呆。这是我每天到办公室后的日常——从公司只剩下我一个人以后开始。

  老婆微信发来:刘政来我们家了,说来找你。怎么了?

  我回复:就说我在忙,你正常招呼就好,他一会儿就走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走,因为我根本没有钱能给他抵债了。我给刘政发了个微信:兄弟千万不要为难静文(我太太的名字),我在外面想办法,你别急,我尽全力。

  从监控视频里看,刘政只是静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和静文正常聊着家常。静文虽然没有细问过,但她多少还是看出我这个小丈夫遇到了重大的财务危机,她应当也猜得到刘政其实是来找我谈钱的事情。但她依然举重若轻,和刘政谈笑风生,一点都没有让刘政看出我们的焦虑。这是我太太和普通女人最不一样的地方,也是最令我着迷的地方,她从来不会把内心的恐惧和担忧表露在外面。
  「刘政,你看……我这太不周到了,说了半天都没给你端个喝的。」说着静文起身,准备去拿饮料,「你喜欢喝什么呀?我们家有咖啡,红茶,绿茶,可乐……不过那些饮料都是俞俊爱喝的,我还是去给你煮点儿咖啡吧。」

  「嫂子你千万别客气,我就坐会儿等等俞俊,他说他一会儿会来找我的。」刘政赶忙说。

  「那可不成,喝口水总成吧?我们家也没饮水机,平时我都烧水喝,要等一会儿,先给你拿瓶绿茶你先喝着把。」

  看到这里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悸动,上次喝了红茶让我勃起如铁的感受还记忆犹新,但这瓶绿茶里的药物种类和数量要比红茶猛好多倍,有立刻勃起硬如磐石的伟哥,让人72小时随心所欲勃起的希爱力,还有增大增粗的海狗丸,和催发情欲的淫羊藿,我又是害怕又是期待,并不是害怕老婆被操,而是害怕这药对刘政身体造成损害,或者太猛把我老婆操死,又或者我老婆不愿意被他操,最后闹得不可收场。

  这一切的可能在刘政打开这瓶饮料,喝下一大半之后,开始默默地酝酿了。
  药效比我想象中来的还要快还要猛,大概过了30秒,刘政的脸已经红的像喝了一整瓶红酒。他呼吸起伏节奏变得很大,因为姿势的原因,他可能呼吸不是很舒服,所以立刻坐直了起来。这时候我注意到他的裤子中间明显起了一个大包。他低下头,尽量改变姿势来遮掩这个尴尬。

  「刘政,是不是家里太热了?我开一下空调吧。」细心的静文发现了刘政的不适。她站了起来,回过身去拿遥控器。因为天气炎热,静文在家里就穿了一件T恤,因为胸部实在有点大,所以她并不戴海绵很厚的胸罩,而使用材质很薄的那种文胸。正因如此,胸部的曲线和酥软完全被紧绷的T恤展现了出来,静文扭过身去的时候,刘政很迅速的把手伸进了裤子,看样子他在调整他阴茎的位置,尽量让自己失态不那么严重。因为是初夏,而刘政又在健身房工作,他一身短打,下身穿了舒服的那种贴身运动裤,所以勃起会特别明显,好在静文刚刚没有往那儿看,所以还没有很尴尬。

  「静文啊……那个……那个……不是热,我可能之前外面晒得太多了,有点中暑的感觉。你开空调反而不好,一会儿就好了。」刘政自己在找这种不适的原因。

  「是吗?那好吧,你先沙发上坐会儿,把饮料喝了,我再给你拿一瓶吧。」静文说着把饮料递给了刘政。

  从监控里看出,刘政的手都已经开始发抖,他扭曲着身子,用右腿遮着自己裤子巨大的隆起,颤抖着接过了静文手上的饮料。他的眼睛开始木讷,盯着静文胸部紧绷的T恤。静文看着他难受我的样子,微微一笑,我看到刘政的喉结动了一下,他咽了一下口水。

  屏幕前的我,焦急又焦虑,等待着刘政忍不住的那一刻,我想知道,我的爱妻,究竟会顺从,还是抵抗呢,虽然这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不可忍受的,但想到爱妻的一身好肉有可能被他人操的上下翻飞,娇喘连连,我还是不可抑制的感到激动。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我所想,可能药性太强烈了,刘政倒在了沙发上。
  「刘政……刘政……你没事吧?」静文把他躺着的位置扶正,让他平躺的舒服一些。在扶正他腿部的时候,静文愣了神,刘政的裤子感觉快要被什么东西顶穿一般,异常的隆起,从轮廓来看,像脉动的瓶口般粗细,长度超越了刘政大腿的一般,因为我老婆比较矮小,看上去裤子里面这根东西就快和她小臂差不多长了。

  「嫂子……我……我没事,你让我歇一会儿就好,我一会儿就能缓过神来……」刘政说话有点断断续续,但并非有气无力,而像是在克制某种激动的情绪。
  「刘政,你身上带了什么东西是吗?」静文看着他的大腿边上的异常隆起,问道。

  「没有……没有……嫂子你放心,我没事。」刘政和我几乎同时发现,静文弯着身子,大半个乳房露在了外面,静文完全没有察觉。

  「痛!痛!啊,好疼啊!」刘政正看的起劲,忽然叫了起来。我发现他的下面的隆起变得更夸张了,裤子的缝合线看上去都快要爆裂。

  「怎么了呀?哪里痛?快告诉我啊。」静文被他这一喊也叫的慌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疼……没事……没事……嫂子你别管我,我一个人歇会儿就好……」说着,刘政已经有点控制不好呼吸,身体也开始轻微颤抖起来,头上豆大的汗不断往下滴。

  「到底哪里痛?快跟我说,你裤子里是不是放了什么怪东西刺到你了?」说着静文用她细腻的白嫩的小肥手轻轻放到了刘政裤裆的龙起初,似有若无的轻抚了两下。

  「啊!啊……啊!」刘政几乎是惨叫,「嫂子,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碰那里,好痛!好崩!好难受!」

  「你就是这里有问题对吗?崩的话我帮你脱下来啊,你把你带的东西拿出来,看会不会好一点。」说着静文一把解开了刘政裤子的绑带,一把拉下了刘政的裤子。

  「嫂子,你别……」刘政话音未落,一根肉色的,如一根粗擀面杖一般的大棒子,在裤子退到刘政膝盖的那一刻,弹了起来。因为充血太充分,这根巨大的鸡鸡上每一根血管都暴涨着,龟头上的皮因为勃起的太充分已经被拉得非常光滑,大的像是一颗在擀面杖上的苹果,颜色嫩红嫩红。

  「嫂子……不是这样的……」刘政解释着,「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这个样子了,对不起,嫂子……」

  在屏幕前的我,看着此刻老婆的脸,感觉下面都快射了出来。

  静文的小嘴微张,眼睛都快瞪直了,她太久没有见过除了丈夫之外的男人了,自从和我谈恋爱之后开始……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蕴含那么多欲望的如此巨大的鸡鸡,我感觉静文的口水都快留了出来。

  「刘政,行了,别说了。……是这里痛吗?」静文一边说,一边伸出两只手抓住了这根巨物,她用手指像是弹钢琴那样的动作,但几乎一点力度都没有,来回扫摸着这根愤怒的鸡鸡,每一下的触摸都让刘政的鸡鸡随之而颤。

  「欧……啊……」刘政已经无法正常说话了。

  但是静文并没有停止对他的治疗,又或者是摧残。她张开小嘴,把口水抹在了掌心,用掌心轻抚着刘政的龟头,来回转动,当刘政看上去快射了的时候,她又俏皮的一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来,刘政……慢慢告诉嫂子,俞俊他到底除了什么事?」静文妩媚的一笑,一首轻轻的拨动着刘政的阴囊,一首在刘政的阴茎和龟头来回抚弄。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