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38)【作者:seedfreedom】
【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38)【作者:seedfreedom】
字数:19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8章、弑神者VS历代的卡拉女王(下)

  话说上回历代的卡拉女王显灵,并佔据了帕斯特尔的身体,说是要向给我惩罚,为了抢回被她们抓来当诱饵的莉赛特,以及帕斯特尔的身体,我带着同伴们攻进了她们所在的巴比伦之塔。

  在我打倒了帕斯特尔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岳母大人摩登之后,另一位卡拉女王比比多,也佔据了帕斯特尔的身体,并抓莉赛特为人质,还要我到巴比伦之塔的第20层楼来。

  为了抢回孩子跟身体,我们一行人又继续的往上爬去。

  另一方面,在取得身体之后,比比多带着莉赛特她们转移到了巴比伦之塔的第20层楼。

  「呜~~还要继续绑着我吗?」

  看到自已的双手又被绑了起来,莉赛特抗议的说道。

  「为了不让你逃跑。」

  「呜~~呜嗯~~」

  虽然莉赛特拚命挣扎,但是却无法挣脱。

  在试了一会儿之后,莉赛特只好乖乖放弃,然后抬起头来问道:「那个……外曾祖母。」

  「什么事?」

  「你也要和爸爸战斗吗?」

  「没错。」

  对於莉赛特的提问,比比多感到有些不耐烦。

  「那个……虽然爸爸应该不会输,但如果有什么万一的话,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什么?」

  「莉…莉赛特!你不要乱说话!快点向外曾祖母道歉!」

  深怕女儿因为说错话而得罪了比比多,帕斯特尔担心的说道。

  不料!比比多却挥了挥手,说道:「没关系!莉赛特,你继续说下去。」
  「那个……爸爸他虽然做错了事,但他也保护了我们的村子,如果没有爸爸的话,可能所有的卡拉都会被赫尔曼人给杀掉了,所以……请不要对爸爸做太过份的事,拜託你了!」

  比比多一边静静的听,一边凝视着莉赛特的眼睛,之后她转过身去,淡淡的说道:「关於他拯救了村子的这件事,我身为前两代的女王表示很感谢!」
  「那么……」

  「但即使如此……我们对人类的态度还是不会改变的!卡拉族的戒律是不能打破的!」

  「呜呜~~」

  见比比多的态度如此强硬,莉赛特感到一丝绝望。

  「不过……我是不会杀了那个人类的!」

  「咦?为什么?」

  「因为那是你的责任,我想你母亲应该也有告诉过你吧?我们必须要遵守历代女王定下的规定!」

  「呜~~可是……」

  「你做的到吧?」

  「我不要!呜~~好痛!」

  比比多打了莉赛特一下,虽然对年幼的孩子感到很无奈,不过对方毕竟是自已的曾外孙女,所以比比多也只是点到为止。

  比比多说道:「就算你现在不懂,但是将来你迟早会懂的,这就是身为女王的责任和义务!」

  「哼!真是无聊!」

  这时从一开始都保持沉默的芙露突然开口说话了,只见她用冰冷的态度嘲讽的说道:「被女王的责任和义务束缚着生活,那是你一生的写照啊!比比多。」
  「给我闭嘴!」

  比比多突然动怒,生气的打断了芙露的话,而现场的气氛也变的异常紧张。
  这时莉赛特小声的和母亲说道:「那个……妈妈,外曾祖母和外曾曾祖母的感情很差吗?」

  「嘘!安静点!先不要说话!」

  帕斯特尔知道现在的气氛有多么糟糕,深怕莉赛特一个说错话,又遭来了什么祸害。

  不过,这对天不怕地不怕的莉赛特来说,就算是牛鬼蛇神站在她的面前,她也不会有丝毫的恐惧。

  只见她专心的注视着两人的神情,然后问道:「那个……外曾曾祖母!」
  虽然莉赛特用稚嫩的声音呼唤着芙露,但是对方却没有看她一眼,不过即使如此,莉赛特依旧继续叫道。

  「外曾曾祖母,你也会对爸爸做什么过份的事情吗?」

  芙露没有回答,依旧保持着沉默。

  「喂!喂!我在叫你耶~!外曾曾祖母~!」

  「莉…莉赛特!这太失礼了!不要这个样子!」

  这时帕斯特尔真在为女儿的鲁莽感到着急,深怕芙露一个不高兴就拿莉赛特开刀。

  「哼!」

  这时芙露终於开口了,只不过她也只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比比多也失败的话,那么就换我来了,只不过……我可不像她那样,总是在顾虑那么多东西!」

  「嗯?」

  莉赛特歪着头,一副听不明白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我们一行人终於爬到了第20层。

  我大声的说道:「喂!莉赛特!你们没事吧?爸爸来救你们啰!」

  「爸爸!」

  一听到我的声音,莉赛特便高兴的叫道。

  「已经来了吗?」

  这时比比多走到我的面前,依旧保持着她对人类的冰冷态度。

  我说道:「抱歉冒犯了!比比多大人,不过同样的……如果我也打倒您的话,希望您也能像岳母大人那样分一点魔力给我。」

  「你是指交配吗?」

  「没错!」

  「哼!」

  「应该可以吧?当然您也可以拒绝!我跟那些臭流氓可不一样,我是不会勉强别人的!」

  「我无所谓,如果你赢的话,这具身体就随便你喜欢怎么做吧!」

  「喔!太好了!」

  「先…先等一下!这具身体是我的啊!祖母大人!」帕斯特尔抗议的说道。
  「你别吵!我是绝对不会输的!」比比多自信的说道。

  「那么……我们准备开始吧!你们大家也跟之前一样,让我一个人来就行了!」
  「知道了,赛利卡你要加油喔!」

  「又是只有你一个人啊!看来你也太小看我了!出来吧!」

  这时比比多叫出了四个水晶状的东西,它们分别可以强化比比多的攻击、防禦、魔法,还有回复。

  「果然有事前准备吗?但是这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接招吧!」

  我话一说完便冲了上去,而比比多也顺势发动了攻击。

  这场战斗打的十分激烈,相较於摩登,比比多在战术上较为优秀,有四个水晶干扰着,战斗起来显得有些吃力,但也仅仅是如此罢了……

  很快的,在我魔法和剑术的连续攻击下,这四个水晶就破坏掉了,之后我飞快的冲向了比比多,发动最后的攻势。

  比比多一个闪避不及,就被我用飞燕剑打倒在地,当然我是有手下留情的,所以她身上一点伤也没有。

  「好!这一战是我赢了!」

  「祖母大人!」

  看到比比多倒在地上,帕斯特尔十分担心的说道。

  这时比比多站了起来,发现自已身上一点伤也没有,不由得吃了一惊,但同时也无奈的说道。

  「想不到我居然输了……」

  「哈哈哈!真是一场好战斗呢!不过……约定就是约定!你没意见吧?比比多大人。」

  「嗯!」

  「慢着!给我住手啊!」

  我不顾帕斯特尔的叫喊,将比比多带到这层楼的角落,然后开始脱起衣服来。
  很快的,我们两人便全身赤裸,这时我突然想到刚才跟摩登做的时候还没有玩过口交,於是我便打算跟比比多来玩个69式。

  「你说……要我舔你的性器是吗?」

  「是的!虽然这样很羞耻,但是我也会帮您舔的,您就先试着做做看吧!」
  「我知道了!但是……」

  这时比比多对我那硬如铁棒的大肉棒产生了一点兴趣,只见她一手抓着并,仔细的观察起来。

  「男人的性器长的还真是奇怪,不但又粗又硬,而且还会跳动,好像生物一样!」

  「呵呵,男人在兴奋的时候,那一根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好了!别说这么多了!我们赶紧开始吧!」

  我话一说完便用手指轻轻的触碰比比多的小穴,用食指跟中指分开她的花瓣,并用舌头舔着里面的花蜜。

  「啊~~!」

  比比多突然娇叫一声,同时身体也颤抖了一下,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传遍全身。

  我心想:「看来比比多的反应也挺不错的!不过这或许是因为她用的是帕斯特尔的身体吧?毕竟摩登才刚用那具身体跟我做过一次,所以身体的敏感度才会这么好。」

  这时我一边想,一边用舌头入侵小穴的内部,在我高超的舌功之下,小穴里的淫水也越来越多。

  「呜~~够了!」

  「嗯?您刚才在说什么?」

  这时比比多的脸色变的有些不高兴,她说道:「做这种事情……感觉好羞耻!」
  「哈哈哈!这是一定的啊!正因为有羞耻心,所以女人才会惹人怜爱嘛!不过……您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是要看到您娇羞起来的样子!」

  「不…不要啊!快住手!啊啊~~」

  比比多不断的挣扎,但是她的大腿已经被我给牢牢的抓住,所以她想逃也是没有用的!

  「哈哈哈!没用的!没用的!」

  「呜~~」

  「喂!不要都光是我在做,您也试着帮我做看看啊!」

  「呜~~好吧!我知道了!毕竟约定就是约定,但是……具体来说要怎么做呢?」

  「这个嘛……简单来说就是用嘴巴含着我的大肉棒,然后用舌头温柔的舔,记得不能用牙齿咬,不然会很痛的!」

  比比多脸上挂着十分疑惑的表情,反覆思考我刚才所说的话,然后张开嘴巴将我的大肉棒给含在嘴里。

  「喔~~很好!就是这样!接下来,试着用舌头来舔舔看。」

  比比多伸出香舌轻轻的舔着我的大肉棒,彷彿像是在吃一支冰棒似的。
  「喔~~很不错喔!比比多大人您很有天份!接下来就用含、舔、吸三种方式轮流来做。」

  比比多照着我刚才的指示,先用柔软的嘴唇亲吻着我的大肉棒,然后张口将它含住,并用舌头舔来舔去,很快的,整根肉棒上都沾满了口水,看起来亮晶晶的。

  「嗯?它好像变的越来越大了!」

  「那是因为比比多大人让它很舒服的关系,再继续试试看。」

  比比多继续舔弄着我的肉棒,由於上头沾满了口水,所以变的又黏又滑,渐渐的,口水顺着肉棒慢慢的滴到了我的蛋蛋上。

  「嗯……嗯……啾……嗯……呼……嗯……」

  比比多一边吸吮,偶尔会艰难的抬起头来换气,然后再呼出一口灼热的气息。
  我见比比多的动作已经很熟练了,於是我也继续抬起头来,舔弄着比比多的蜜穴。

  比比多随后又发出了高昂且愉悦的呻吟声来:「啊啊……不…不要啊……啊啊……啊啊……」

  我不顾比比多的叫喊,口手并用的来回抚弄,比比多被我弄的骚痒难耐,彷彿身上有虫子在爬一样,让她想抓但却又抓不到。

  「啊啊~~不要~~求你饶了我吧~~」

  比比多扭动着身体,嘴里柔声的求饶道。

  「不行!不行!这是对战败者的处罚,你就乖乖的认命吧!」

  「呜~~」

  听到我这么说,比比多像是认命了一样,继续承受着我的玩弄。

  过了一会儿,我见小穴已经湿润的差不多了,便说道:「比比多大人,差不多该插入了!」

  「呜~~一定要做吗?」

  「当然啰!来,我们换个姿势!」

  「嗯。」

  比比多听话的爬了起来,然后转过身去躺在地上,我顺势压了上去,一手握着肉棒,对准小穴后一鼓作气的插了进去。

  「啊啊啊~!!!」

  感受到下体传来的刺激,比比多发出了高亢的淫叫声:「啊啊……你的那一根……好粗啊……下面都被撑开了……」

  「您放心吧!我会很温柔,尽量不会弄痛您的!」

  我话一说完便慢慢的挺腰抽插,由於前戏做的很足,所以抽插起来非常的顺畅。

  「啊啊……哈啊……啊……嗯……啊啊……啊啊……」

  比比多发出阵阵呻吟,身体也不安份的扭来扭去。

  这时我伸手去搓揉比比多的胸部,虽然不如摩登那样丰满,但是手感也不错!小小的乳头慢慢的硬了起来。

  「啊啊……不…不要啊……那里……很敏感的……」

  「哈哈哈!尽情的感受吧!比比多大人,这就是性爱的快感啊!」

  随着我豪放的言语,抽插的速度也变的越来越快,大肉棒不断的往小穴里深入,冲击着比比多的子宫口。

  「啊啊……啊啊……好…好深啊……啊啊……啊啊……」

  比比多的声音既高亢又愉悦,同时小穴也把大肉棒给紧紧夹住。

  「喔~!比比多大人您还挺不错的嘛!既会夹又会叫,弄的我好舒服呢!」
  「你…你不要说了!真是羞死人了~!」

  听到我的称讚,比比多害羞的满脸通红,还把脸转过去,不敢看我一眼。
  随着我不停的抽插,小穴里的淫水也变的越来越多,我们两人的交合处还不断的发出「滋滋!」的水声和「啪啪!」的碰撞声。

  比比多那柔软的阴道,渐渐的变成了我大肉棒的形状,我每插一下都直插到底。

  「啊啊……啊啊……我……感觉好奇怪……啊啊……」

  「哼哼!比比多大人,您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呢?」

  「我……我不知道……啊啊……」

  「比比多大人,这种时候就应该要顺着自已的感觉,如果您愿意去接受它,这样您就会更舒服喔!」

  「啊啊……我……啊啊……感觉……感觉……好舒服啊……啊啊……」
  这时比比多终於坦承,性爱的快感让她无法自拔,呼吸也变的越来越急促,眼眸也变的湿润起来。

  过了一会儿,比比多抓着我的手,开口求饶道:「啊啊……赛利卡……我已经受不了了……你就饶了我吧……」

  「哼哼!现在还不行喔!比比多大人,在我射精之前,这场性爱是不会停下来的!」

  「什么?啊啊……不…不要啊…啊啊……」

  我不顾比比多的叫喊,继续不停的挺腰抽插,同时进攻比比多的敏感部位。
  在我强烈的猛攻之下,比比多很快的就败下阵来,现在的她只能不断的呻吟,并承受着我强烈的冲击。

  「啊啊……啊啊……我…我不行了……身体……要变的奇怪了……啊啊……啊啊……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要喷出来了……啊啊……啊啊……」

  这时我也感觉到快要射了,便开始最后的冲刺,大肉棒在里面粗暴的来回抽插,每一下都直插到底。

  「啊啊……啊啊……嗯啊……啊哈……啊啊……」

  比比多的淫叫声变的越来越高亢,身体也随之颤抖。

  突然间,我将肉棒插进了小穴的最深处,并大声的说道:「喔~~要射了!老子要射了~!!!」

  「啊啊啊啊~~!!!」

  在我射精的同时,比比多也达到了高潮,整个身体激烈的在颤抖着。

  大量的精液全数射进了小穴里,将里面给整个灌满,比比多在高潮后,整个人无力的躺在地上,不停的喘着气。

  「啊……啊……啊……啊……」

  过了一会儿,比比多慢慢的回过了神来,这时我已经穿戴整齐,问道:「您已经清醒过来吗?比比多大人,初体验的感觉怎么样呢?」

  「果然很野蛮。」

  「哈哈哈!是吗?」

  「但是也不坏!」

  「哈哈哈!说的好啊!」

  「我想问一下,你一直都是这样与女性交往的吗?」

  「这个嘛……差不多啦!只不过……如果是帮我生下孩子的女人,假如她愿意的话,我就纳她为妾!给她一个名份!」

  「纳妾?为什么不是妻子?」比比多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不想要有一个正室来束缚我,只能说这是男人才会懂的事吧?」
  「哼!是吗?不过你也挺有意思的!」比比多难得的笑道。

  「呜~~真是可恶!你这个混蛋!居然一次又一次的玷汙我的身体!在事情解决之后,我是绝对不会饶了你的!」帕斯特尔愤怒的说道。

  「啊!说到这个,比比多大人,我想请您把帕斯特尔的身体给还回来!」
  「可以,不过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比比多把嘴巴贴在了我的耳朵旁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嗯…嗯…这样啊!我知道了!」

  「你们…你们背着我在说什么悄悄话啊?」帕斯特尔不满的说道。

  「好啊!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嗯。」

  事情交代完后,比比多先是退了几步,然后说道:「那么我要回去了!」
  比比多话一说完便离开了帕斯特尔的身体,然后灵魂往村子的方向飞去。
  「喂!你们两个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啊?」帕斯特尔问道。

  「这个嘛……比比多大人她很担心你!所以要我好好的照顾你!」

  「什么?!」

  「看来无论是岳母大人还是比比多大人,大家都很关心你呢!」

  「祖母大人……」

  「对了!她还要我转达你一件事。」

  「什…什么?」

  帕斯特尔觉得很惊讶,因为她没有想到比比多居然会特地留话给她。

  「比比多大人说:『我输掉了,很抱歉!』就这样……」

  「这样啊……」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是对帕斯特尔来说就已经算是意义非凡了。
  「好了!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人了!咦?你的身体怎么不见了?」

  「什么?不会吧!」

  原本还倒在地上的帕斯特尔的身体突然消失不见,我们慌张的四处寻找。
  突然间,同伴们那边传来了阵阵的打斗声和魔法的爆炸声,我和帕斯特尔赶紧跑到同伴们的身边,只见有一名卡拉正在跟大家战斗。

  「哇啊啊!」

  「呜~!好强啊!」

  「喂!你们大家都没事吧?」

  「赛利卡。」

  「那个是……曾祖母大人!」

  这时芙露已经抢走了帕斯特尔的身体,威风凛凛的站在那边,手上还抓着莉赛特为人质。

  我说道:「你就是芙露吗?感觉你的气势和别的女王都不太一样,如果你是想要找个人战斗的话,我可以作你的对手,你先把孩子放开!」

  「哼!没兴趣。」

  「什么?」

  「你想要的就是这个吗?」

  芙露话一说完,就把莉赛特往我这边丢了过来。

  「哇啊啊啊~!!!」

  「莉赛特!」

  我赶紧张开手臂,将莉赛特平安的接住。

  看到这么危险的一幕,帕斯特尔都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喂!你这傢伙到底在干什么啊?这样乱丢孩子很危险的耶!」

  「你满足了吗?」

  「什么?」

  「我是在问你,抢回了孩子之后,感到满足了吗?」

  「这个……」

  被芙露这么一问,我顿时愣在那边。

  「既然你已经抢回孩子了,那么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芙露话一说完便打算离去,我赶紧将她拦下来,说道:「等一下!把帕斯特尔的身体还来!」

  「哼!人类啊!我对女王的尊严什么的一点兴趣也没有!所以我不会像比比多跟摩登她们那样来对付你,我要的就只有这具身体而已!」

  「但那是帕斯特尔的身体,我不能让你把它带走!」

  我话一说完便拔出魔剑,并进入了战斗状态。

  见我杀气腾腾的样子,芙露只露出了一丝冷笑,说道:「呵呵,想要夺回这具身体的话,那就来最上层吧!刚好那里有个适合战斗的舞台!哼哈哈哈哈~!!!」

  伴随着得意的笑声,芙露就这样消失在空气中。

  「逃走了吗?」

  我见周围已经感知不到芙露的气息,便将魔剑收了起来。

  「我的……我的身体又被夺走了啦!啊~~讨厌啦~!为什么事情总是这个样子?」帕斯特尔伤心的哭喊道。

  「妈妈你不要再哭了啦!我们还是赶紧去追吧!」莉赛特说道。

  「说…说的也是!」

  於是我们一行人赶紧往楼上爬去。

  一路上,帕斯特尔总是心神不宁的样子。

  我问道:「你怎么啦?帕斯特尔,还在担心你的身体吗?」

  「我……」

  「哈哈哈!放心啦!我会帮你抢回身体的!毕竟我是你的丈夫嘛!」

  「谁…谁说你是我的丈夫的!你这个……讨厌的人类!」

  「哈哈哈!你不要忘了喔!我可是有受到岳母大人的认同,以及比比多大人的託付,而且……你觉得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帮你打败芙露吗?」

  「这……」

  帕斯特尔心想:「的确,这里有能力跟芙露大人一战的,也就只有这个男人了!但是……我还是无法接受!为什么每次碰到困难,我就一定要依赖这个可恶的男人不可呢?」

  此时的帕斯特尔还是放不下心中的仇恨,明明知道只要她肯这么做的话,那么很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但她偏偏就是执着於村子的规定,以及她对人类的偏见。

  就在这时,莉赛特叫道:「妈妈……妈妈……」

  「怎么啦?莉赛特,妈妈正在想事情呢!」

  「妈妈你就接受爸爸的好意吧!不然妈妈你会死掉耶!我不想要妈妈死啦!」
  此时莉赛特那如同宝石般的蓝眼睛里,露出了快要哭的神情。

  正如同莉赛特所说的,现在帕斯特尔正处於幽灵的状态,假如芙露完全与她的身体融合在一起的话,那么帕斯特尔就真的成了孤魂野鬼了。

  「莉…莉赛特!你不要哭嘛!妈妈不会有事的!」

  「可是……」

  「呜~~」

  看到女儿这副表情,帕斯特尔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能乖乖的说道:「赛…赛利卡,那个……这件事就……就万事拜託!!!」

  「哈哈哈!放心,尽管交给我吧!各位,待会儿可要尽全力的上喔!」
  「了解!」

  「知道了!大哥。」

  在鼓足气势之后,我们一行人一路过关斩将,一层一层的往上爬去。

  后来到了第23层,我们在短暂的休息之后,又继续的往上走。

  「哇~!好高兴喔!好高兴喔!」

  这时我牵着莉赛特的手,而帕斯特尔飘浮在她的旁边,从后方看起来,彷彿像是一家三口走在路上一样。

  我问道:「你在高兴什么啊?莉赛特。」

  「嘿嘿!因为和爸爸妈妈三人像这样一起走路还是第一次呢!」

  「什么?!」

  听到莉赛特这么说,帕斯特尔又有些不高兴。

  我说道:「既然莉赛特你这么喜欢的话,那等我帮帕斯特尔抢回身体之后,我们再找个时间一起去野餐吧!」

  「真的吗?」

  「喂!你不要乱说话!我可不要跟你一起去什么野餐的!」

  「呜~~妈妈你就这么讨厌跟我还有爸爸一起去野餐吗?」

  「这……莉赛特你不要哭嘛!妈妈是说……哎哟!好啦!好啦!要去就一起去嘛!不管是野餐还是什么我都答应你!好不好?」

  「耶!妈妈万岁!」

  「呵呵。」

  看着我们一家三口谈话的样子,跟在后面的铃女她们也不由得议论纷纷。
  「大哥他们这样感情真好!一家人和乐融融的!」阿尔卡捏泽感叹的说道。
  「如果帕斯特尔大人能再坦率一点的话就好了!」伊吉斯说道。

  「不过,这些都是要等到战斗结束之后才能算数啊!反正赛利卡是绝对不会输的啦!」铃女说道。

  这时库鲁库问道:「那个……卡拉女王,我有件事想请教一下!」

  「嗯?你有什么事吗?」

  「关於夺走你身体的那位卡拉,莫非是传说中的『蛮横的卡拉』芙露吗?」
  「没错!」

  一提起这件事,帕斯特尔的语气也不由得变的严肃起来。

  「芙露大人与母亲和比比多大人都不一样,她是个极为放纵自我的人,关於她有着许多的传闻,虽然是真是假我也不是很清楚。」

  「像是她曾独自闯入赛斯高官的住宅,强迫对方签定与卡拉村的互不侵犯条约,随后又跟赛斯的警备队大战一场。」

  「还曾经与巨龙战斗过,最后衣衫褴褛的走回村子。」

  「另外,我还曾经听说她有被神和恶魔拉拢过的事情。」

  「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啊?」铃女吐槽的说道。

  关於芙露的故事再此多做点说明:

  芙露是卡拉族历代女王中最放纵自我的人,因为她不喜欢遵守规定,所以犯下了许多的过错,也做了很多的坏事。

  由於力量强大,所以芙露很目中无人,也曾为了试试自已的力量,而去挑战了许多实力强劲的对手。

  然而,根据卡拉族的种族特性,卡拉在成长到一定的阶段时,会根据生平所做的善事和坏事的多寡,而转生成天使或是恶魔。(卡拉最初是神创造出来,用来补充天使的物种。)

  由於芙露做了许多的坏事,所以理论上她应该要转生成恶魔,但因为她不想遵从卡拉的种族特性的限制,所以在半恶魔的状态下,硬是让自已以卡拉的身份活了下来。

  在那之后,芙露改邪归正,即便她依旧不喜欢遵守规定,但也做了许多的善事。

  然而,就在某一天,芙露又到了转生的阶段。

  由於芙露做了许多的善事,所以此次她可以转生成天使,但因为她始终坚持不愿意遵从卡拉的种族特性的限制,所以在半天使,半恶魔的状态下,硬是让自已升格为英灵。

  虽然芙露因此死了,但却可以保有她本来的身份,但事实上这是有违卡拉的种族特性的行为。

  在那之后,比比多继承了女王的位子,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纷争,比比多便美化了芙露,谎称说她是升格为英灵,并创造了守护村子的结界。

  之后,比比多在位期间,定下了许多严格的规定,像是禁止与人类接触,还有要用人工受孕等等。

  由於有芙露这样的反面教材,所以比比多在教育和政治上都十分的严格,为的就是不要犯下和芙露同样的错误。

  之后的摩登虽然比较柔和,但也依旧遵守着比比多所定下的规定。

  而比比多跟摩登也都和芙露一样,并没有接受转生,而是升格为英灵,继续保护着村子。

  另外她们生前所使用过的武器和装备就成了三神器,只要全都装备上便能获得强大的力量,但是帕斯特尔这个笨蛋却把它们全都输光了!

  「正是因为芙露大人她那过人的能力,所以埋下了许多纷争的种子,但是她作为女王的能力却也是很值得信赖的!」

  「比比多大人最大的敌人就是她的亲生母亲,正因为芙露大人的关系,所以卡拉村才会定下这么多的规定。」

  「虽然也有芙露大人在晚年时反省了自已的那些暴行,并进化为英灵后,创造了守护村子的结界的传闻。」

  我说道:「你说的那些也只不过是传说故事罢了!就算全部都是真的好了,我也不认为芙露能有任何可以战胜我的可能性!」

  「你…你不要乱说大话!芙露大人的实力最起码比母亲大人和比比多大人还要强!你真的以为你能够获胜吗?」

  「哈哈哈!那是当然的啰!我可是堂堂的弑神者耶!连神都能打倒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敌人会是我的对手的!」

  「弑神者是最强无敌的!」

  「哈哈哈哈哈~!!!」

  莉赛特也配合的补上了这么一句,然后跟我一起得意的哈哈大笑。

  看到这个情形,帕斯特尔只能无奈的摇摇头,毕竟她现在也就只能指望我了。
  而事实上,我也真的不怕芙露,毕竟芙露再强也顶多是个魔人级别,而魔人在我的女神之力面前也只有吃鳖的份,所以除非是我浪过头,不然怎么看我都不可能会输的!

  后来我们一行人来到了第30层,才刚走到这里,便可清楚的感觉到这层楼的气氛跟之前完全不一样,有如被针扎到的紧张感般降临到每一个人的身上。
  「爸爸……」

  「你放心吧!莉赛特,爸爸是绝对不会输的!待会儿你就跟大家待在安全的地方吧!」

  我话一说完,便温柔的摸摸莉赛特的头。

  莉赛特安心的说道:「嗯!爸爸你要加油喔!」

  「嗯!」

  在跟莉赛特还有同伴们道别之后,我一个人来到芙露所在的位置。

  「你居然追过来了……人类之子啊!」

  「芙露,我再说一次……把帕斯特尔的身体给还来!」

  「哈哈哈哈哈~!!!」

  芙露哈哈大笑的说道:「人类之子啊!我可没有理由听从你的要求,你给我从这里消失吧!」

  芙露话一说完便发出强烈的杀气,但是对我来说却不足畏惧。

  「喔?你居然没有逃跑啊!呵呵……有意思!」

  我问道:「芙露,你已经是个死人了!为何还要执着於人世间的事情?」
  「哼!那是当然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未知的事情,但我却受制於卡拉女王的身份,所看到的东西却无法得到或是实现,所以我要重新开始!远离那些无聊的规矩和束缚,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啊!」

  芙露把话说的很大义凛然一般,但事实上那也只不过是她的一己私欲罢了。
  我说道:「你想要做什么我管不着!但是……你现在的所做所为却已经危害到了我的女人,所以……芙露,我们来决斗吧!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你离开,但如果你输的话,我就要你把这具身体给还回来!」

  「喔?你居然敢向我提出挑战……哼!还真是无聊!但是……毕竟难得获得了一具身体,就拿你来练练手也是挺不错的!」

  「哼!太小看我的话可是会吃大亏喔!就让你见识一下弑神者的厉害!」
             战斗一触即发———

  一开始,芙露便使出全力,只见她运起全身的魔力,然后她的背后便出现了四片翅膀,上面两片是天使的羽翼,下面两片是恶魔的翅膀,而这正是她在转生成天使和恶魔的过程中,强行让自已保持着卡拉姿态的证明。

  「看我用这招把你轰成灰烬!」

  芙露话一说完便发动强力的光系魔法,我赶紧闪避然后发动一道雷系魔法来反击。

  「不错嘛!那这招呢?」

  芙露毫不留情的发动连续的魔导波,把这层楼轰的七零八落,而整座塔也跟着晃动起来。

  这时我也发动翼的魔法,从背后变出一对羽翼,然后跟芙露打起空战来。
  「喔?想不到你居然也有翅膀啊!明明是个人类却还挺有本事的嘛!」
  「我可不是普通的人类!我可是连神都能杀掉的弑神者!」

  我们两人就在半空中打得难分难解,虽然芙露没有用武器,但实力却不容小觑,不愧是传说中的卡拉!

  「哼哼!就用这招来分出胜负吧!喝啊啊?!」

  芙露大喝一声,然后便将所有的魔力都集中在双掌上,似乎是打算发动威力强大的魔导波。

  「芙露,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身为弑神者的真正力量吧!」

  我话一说完便发动女神之力,顿时我的身上发出一道金光,正义之大女神的神像便出现在我的身后。

  「这…这是什么力量?!」

  芙露整个人大吃一惊,即便她生前在大陆各地闯荡过,但也没见过这么强大的力量。

  「哈哈哈!如何啊?芙露,这就是神的力量……我趁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乖乖的投降吧!」

  「休想!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具身体,说什么我都不会轻易放弃的!」
  芙露在凝聚了足够的力量之后,便放出一道威力强大的魔导波,只不过在我的女神之力面前,也只是我随手一挥就能轻松挡掉的攻击。

  「什么?居然一点用也没有!」

  「哈哈哈!那是当然的!好了,乖乖的倒下吧!」

  我将女神的力量凝聚在手掌上,然后轻轻的往前一推,芙露就被这股力量给击倒在地。

  「呜啊啊啊啊啊?!!!」

  芙露发出一阵惨叫,她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有如此惊人的力量。

  芙露被打倒后,整个人倒在地上,虽然她身上几乎没有受到什么伤,但是女神之力还是把她打得动弹不得。

  「可恶!我居然会输给人类!」

  「哈哈哈!这是当然的啰!好了,赶快把帕斯特尔的身体给还来吧!」
  「哼!我拒绝!这具身体已经是我的了!」

  「唉??你还真是个伤脑筋的傢伙!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休怪我无情啰!」
  我话一说完便撕开了芙露的衣服,还将她的内裤给脱下来。

  「这……等一下!你这傢伙想要对我做什么?」

  「这个嘛……既然你不肯乖乖听话的话!那就要受到处罚!前两位女王我都是用纯爱PLAY,但是你这傢伙似乎比较适合鬼畜PLAY!」

  「哼!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你的话,尽管试试看吧!」

  芙露此时还在嘴硬,很显然她并不知道通常这种情况下,都是被折磨的一方会比较不利,而能够反杀对方的也只是极为少数的例子而已。(不然那些本子的剧情又是哪里来的?)

  这时我用魔法把意念传给铃女,要她也过来帮忙,铃女在接到消息后,便转告其它人说什么我待会儿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可能要多花点时间,所以叫她们先离开这里,然后在楼下等我。

  其它人听到后很快的就明白我话中的涵意,也很自然的配合我,而帕斯特尔觉得事情有蹊翘,便假装同意然后再偷偷的跑回来。

  然而……当事情正如同她所想的那样发展时,帕斯特尔生气的说叫道:「喂!赛利卡,你给我等一下!那是我的身体耶!」

  这时我正在用皮带把芙露的手脚给绑起来,毕竟我现在因为女神之力的副作用,等级降低到了LV1,万一她恢复过来把我给反杀的话就完蛋了!这么做也是为了保险起见。

  听到帕斯特尔在那边抱怨,我无奈的说道:「你怎么又跑来了?难道你就不能跟其它人一样乖乖的到楼下等我吗?」

  「哼!如果对方是别人的话那我才不想管呢!但是现在芙露大人用的是我的身体!我是绝对不允许你对我的身体接二连三的乱来的!」

  「好好好!随便你,既然你这么想当观众的话,那就安静的在旁边看吧!」
  「什么?!喂!你给我搞清楚状况……喂!别无视我啊?!!!」

  我完全无视帕斯特尔的叫喊,把芙露的双手绑在后面,右脚抬起来跟脖子绑在一起,如此一来芙露便不能随意乱动,而且大腿也打了开来,刚好方便我进行插入。

  「住手啊?!难道没有人来阻止他吗?」

  帕斯特尔依旧在旁边大呼小叫,然而……就是没有人要理她。

  见大家都无视自已,帕斯特尔只能在一旁静静的生着闷气。

  「可恶的赛利卡!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帕斯特尔在心中发誓道。

  芙露冷冷的说道:「哼!人类之子啊!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喔?你的态度还挺从容的嘛!明明待会儿就要大祸临头了!」

  「呵呵,我只是想要看看你们人类那粗浅的知识,会有什么有趣的动作!」
  「哼!反正你也只有现在可以逞强了!待会儿可不要哭着求饶喔!」

  我话一说完便推倒芙露,然后将肉棒对准某个洞插了进去。

  「呜??一开始就插后庭吗?」

  「没错!由於前面已经做过两次了,所以这一次就改从后面来吧!」

  我一手抓着芙露的大腿,慢慢的挺腰抽插,由於后庭还没有做过润滑,所以抽插起来有点困难。

  「哼!这就是你的本事吗?」芙露嘲讽的说道。

  「呵呵,你不要说笑了!这才刚开始呢!待会儿我只要发动性魔法,你很快就会堕落成发情的母狗了!」

  「哈哈哈!你说的话才好笑吧!我倒要看看你要用什么方法来打败我!」
  「那你就准备接招吧!」

  我话一说完便加强抽插的力道,同时用性魔法来进行精神战。

  这时芙露那从容的表情开始产生变化,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呜……呜嗯……」

  虽然芙露紧闭着嘴巴,但还是有些许的呻吟声从她的嘴里传出来。

  「哈哈哈!看来帕斯特尔的身体已经被我给充分的调教过了,这下子不管是什么PLAY都能玩了!怎么样啊?有没有觉得很舒服呢?」

  「哼!一点感觉也没有!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嘛!」

  「喔?这话可是你说的喔!铃女……准备银针伺候!」

  「了解!忍忍??」

  铃女从怀里掏出几根银针,只要针对人的某些穴道进行针灸的话,那么对方很快就会欲火焚身。

  芙露慌张的说道:「你…你想要做什么啊?!」

  「嗯……大概是这个位置吧?嘿咻!」

  铃女在确认好穴道的位置后,便在芙露的身上插了几根针。

  当穴道受到刺激,芙露开始觉得身体产生了某种变化,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

  「喂!你这傢伙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嗯……也没做什么啊!我只是稍微刺激了一下你身上的几个穴道而已,至於会变得怎么样……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啰?!」

  铃女故意在结尾用比较神祕的语气来说话,这样可以让芙露感到更加的不安。
  果不其然……芙露很快的就觉得身体发痒,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脸也红了起来。

  「喔?你还挺能撑的嘛!不过也撑不了多久的,毕竟你的开关已经被我给打开了,待会儿你就会像溃堤的水坝那样狂泄不止了!」

  铃女得意的说道,同时也将银针全都收了回来。

  这时我也继续挺腰抽插,芙露便发出了些微的呻吟声来。

  「嗯……哼嗯……嗯……就…就这种程度吗?也…也不怎么样嘛!」

  即便芙露刻意装成很从容的样子,但是她的反应已经出卖了她,透过性魔法我可以知道她目前的精神状况,无论她怎么在嘴巴上逞强,也骗不了我的!
  「铃女,你来舔一下这傢伙的小穴吧!」

  「好啊!」

  「这…等一下!你还想干什么啊?」

  铃女不顾芙露的叫喊,把头埋进了她的双腿之间,然后伸出舌头来,尽情舔着芙露的小穴。

  「嗯??赛利卡的精液真是很美味的!不把它吃乾净的话,那未免太浪费了!」
  铃女舞动着她的舌头,像一条小蛇一样,灵活的在芙露的小穴里穿梭,把残留在里面的精液全都给舔的乾乾净净。

  「嗯……呜……嗯……哈……啊……」

  芙露从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身体的欲火也越来越强烈,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正传遍全身。

  芙露心想:「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肚子突然热了起来?就好像火在燃烧一样!」

  「哈哈哈!铃女你看,这傢伙的表情一下子就融化了!」

  「切!愚蠢的傢伙!」

  此时芙露还在嘴硬,但是她越说越没说服力。

  「嘿嘿!你的话完全没说服力喔!这里已经淫水泛滥了呢!」

  铃女用手指玩弄芙露的淫穴,很快的那里便淫水直流,还发出「滋滋!」的水声来。

  「呜……嗯……呼……嗯……」

  芙露紧闭着嘴唇,深怕自已叫了出来,不过她的眉毛已经挤成了八字形,表情也十分难受。

  铃女得意的说道:「你看看!这里是不是很舒服呢?一直强忍着对身体可不好喔!」

  「哼!我才……我才不会因此而屈服你们呢!」

  「喔?还敢嘴硬啊!赛利卡,我看不如用上这个东西吧!」

  这时铃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大尺寸的电动按摩棒,而且造型十分的凶恶,一看就知道不是常人所能使用的!

  我有些惊讶的问道:「你这东西是从哪里买来的?」

  「在CITY的道具店啊!那里什么东西都有在卖,像是按摩棒就有好几种呢!」

  看着如此粗大的按摩棒,芙露不由得吞了口口水,额头上也冒着冷汗。
  看到芙露的反应,铃女故意用一种狡猾的语气说道:「照店员小玉的说法,这支按摩棒似乎是某种魔法道具,它可以与神经连结,并给予强烈的振动!如果是给没有经验的人用的话……我看估计会疯掉吧!」

  「什么?!」

  此时芙露因为过於惊恐,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铃女举起按摩棒,狡猾的说道:「那么……要上了喔!」

  「不…不要啊?!!!」

  「嘿咻?!」

  铃女不顾芙露的叫喊,直接将按摩棒插进了小穴里。

  「呜…啊啊??好…好粗啊?!」

  感受到小穴被粗鲁的撑开,芙露痛苦的叫道。

  「那么接下来……开关启动!」

  「哇啊啊啊啊啊啊?!!!」

  在开关启动的瞬间,按摩棒立刻发出强烈的振动,芙露受到如此刺激,整个人张大了嘴巴,大声的娇喘着。

  「喵哈哈哈!怎么样啊?是不是很爽啊?」

  「啊啊……啊呜……啊啊……哈啊……啊啊……」

  芙露心想:「这…这是什么啊?好强烈的刺激……啊啊……我的身体……啊啊……」

  按摩棒的振动不光是刺激着阴道,同时也动摇着芙露的内心,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女战士,一但敏感部位受到刺激,都是会受不了的!

  「啊啊……啊啊……哈啊……啊啊……」

  芙露一边淫叫,一边扭动着身体,她想要摆脱这样的感觉,但是却一点用也没有。

  芙露心想:「不…不妙了!我的身体……啊啊??淫水…淫水流出来了!而且下面还……好…好疼啊……啊啊??」

  「喂!喂!如果你把我给忘掉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这时我又继续进行抽插运动,由於按摩棒的振动,我这边也能感受到些许的快感,但光是这样还不够,必须要让芙露感受到更强烈的快感!

  「啊啊??你…你不要动啊??啊啊??啊啊??」

  在前后夹攻之下,芙露终於发出了第一次的求饶,强烈的快感让她欲仙欲死,甚至还爽到从嘴边流着些许的口水,眼眸中也泛着泪光,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样子。
  我得意的笑道:「哈哈哈!芙露,你终於知道厉害了吧?不过光是这样可还不够!铃女,你再多拿一些道具出来!」

  「了解!」

  「啊??不…不要啊?!!!」

  「哈哈哈哈哈?!!!」

             两个小时之后———

  「啊……啊……啊……啊……」

  此时的芙露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不但被按摩棒搞到高潮了无数次,甚至还被蜡蠋滴的满身是蜡胸,前的两个乳头都被用洗衣夹夹住,身上还有多处的鞭痕。

  虽然帕斯特尔曾试图阻止我们,但是我们完全无视她的存在,满脑子就只想着要怎么折磨芙露。

  「啊……啊……啊……啊……」

  在经过长时间的折磨之后,芙露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脸上的红潮久久未退,眼泪、鼻涕、口水什么的全都沾在脸上,看起来既憔悴又有些色气。

  「我…我已经不行了……我投降……我不要这具身体了……啊啊……啊啊……」

  「嗯……虽然说有些做过头了,但是看起来还满有效果的!」

  「差不多该收尾了吧?赛利卡,让大家等太久也不太好!」

  「说的也是,那就来最后的冲刺吧!」

  我话一说完便从后面抱起了芙露,再次用力的挺腰抽插。

  芙露既害怕又慌张的叫道:「啊啊??够了!够了!不要再来了……我已经……啊啊??」

  两人的交合处发出了激烈的碰撞声,我的大肉棒在芙露的直肠里快速的来回抽插。

  当我快要射的时候,我将肉棒死死的插在里面,并大声的说道:「本大爷要射了!全部都给你啦!芙露!」

  「哇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芙露的一声淫叫,大量的精液全数射进了她的后庭里,时隔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肉棒终於痛快的射了精。

  「啊啊……好…好热啊……啊啊……」

  「哼哼!芙露,你有没有好好的反省啊?」

  「嗯嗯!」

  芙露拚命的点点头,深怕我一个不高兴又要对她乱来。

  「那你愿意发誓,从今以后不会再妄想着要到处作乱,而且还会乖乖的守护着卡拉村吗?」

  「我愿意!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愿意!」

  「很好!这样就行了!那你也差不多该把身体还给帕斯特尔了!」

  「嗯嗯!」

  芙露听话的离开了帕斯特尔的身体,又恢复到原本幽灵的状态。

  如此一来,今日的任务总算是大功告成!而卡拉的三位女王全部都败在我的胯下,可以说是达成了兰斯世界历史上无人能及的壮举!

  在那之后,芙露一句话都没说就飞走了,很显然今日的教训已经让她彻底的尝到苦头。

  而帕斯特尔也在我们帮她把身体清理乾净之后,回到了身体里面。

  帕斯特尔慢慢的站了起来,试着动动手脚,确认身体的状况。

  我问道:「怎么样啊?帕斯特尔,重回身体的感觉如何?」

  「喔喔?!我的身体……我终於回到我的身体里面来了!呜咕……好痛……」
  「咦?你怎么了?」

  「我的身体……全身上下都好痛喔!」

  「哈哈哈!那是当然的!毕竟你的身体跟我战斗了三次,也做了三次,而且还有最后那激烈的鬼畜PLAY!」

  「你…你这个恶魔!」

  帕斯特尔生气的要用拳头揍我,但是她人还没有碰到我就险些摔倒,幸亏我即时将她抱住,不然后果可不堪设想!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突然全身无力?」

  「那是一定的!因为我连续用性魔法吸取你身体的精气三次,现在的你连个小魔法都放不出来!」

  「你…你这个混蛋!」

  帕斯特尔拚命挣扎,但是却被我用公主抱给抱在怀里。

  帕斯特尔又羞又怒的说道:「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快点放我下来!」
  我摇摇头说道:「你不要说傻话了,你刚才明明连站都快要站不起来了!」
  「哼!我就算撑着木棒走路,我也不要你的同情!」

  「哎呀!哎呀!真是的!你还真是个死不服输的女人!像这种时候乖乖的听男人的话才是最佳选择喔!」

  「我可是堂堂的卡拉女王喔!被人类男性抱在怀里什么的……太丢脸了?!」
  「就算是这样,你毕竟是我的女人!身为丈夫抱着受伤的爱妾,这点是应该的!」

  「要你管啊!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要当你的妾了!快点放我下来!我是绝对……绝对不会认同你的!」

  「是是是……好了,我们走吧!」

  就这样,我一路抱着帕斯特尔,一直走去和莉赛特她们会合。

  看到我们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莉赛特便兴奋的大叫,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我们已经合好了的样子。

  这时帕斯特尔也不敢说没有这回事,毕竟我也确实帮她抢回了身体,欠她一个人情。

  之后,我请库鲁库帮帕斯特尔疗伤,在治疗魔法的效果之下,帕斯特尔总算是没有那么痛苦了。

  而到了离别之时,帕斯特尔说道:「那个……赛利卡,虽然你对我的身体做了许多很过分的事情……但我还是要感谢你的帮忙!因此呢……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或是实现你一个愿望,这是我身为女王对你的赏赐!」

  帕斯特尔把话说到最后,还是要故意提一下自已的身份,搞的好像事情是我不得不为她做的一样。

  我说道:「那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够原谅伊吉斯,让她重回卡拉亲卫队长的位子。」

  「这……赛利卡……你怎么……」

  「没有关系啦!想当初你也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被迫离开村子,现在有个机会能够回到族人的身边,不也挺好的吗?」

  「嗯……赛利卡说的有理,伊吉斯……看在你今次也尽力帮忙的份上,如果你愿意回来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让你重回亲卫队长的位子。」

  「这……这实在是太感谢您了!帕斯特尔大人,我伊吉斯愿意效犬马之劳!」
  伊吉斯激动的低头行礼,眼泪缓缓的流了下来,事隔多时,如今她终於能正大光明的回到村子了。

  这时帕斯特尔说道:「不过……话是这么说啦!但我看你还是暂时先留在赛利卡的身边吧!毕竟莉赛特这孩子那么喜欢往人类那边跑,我需要有个人帮忙照顾她。」

  「是!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莉赛特大人的!」

  「那事情就这样啰!在村子比较安稳之后,我就会让你回来的!毕竟现在人事和内务等方面都还要重新编排才行!」

  听到帕斯特尔这么说,我在心里吐槽道:「你们卡拉村也不过才那么一丁点大!人口也才2000多人,是有多少事处理不完的!」

  这时帕斯特尔又说道:「赛利卡,刚才伊吉斯的事情可以不算赏赐,毕竟我原本也打算招揽她回村子,所以你再提出一个要求吧!」

  「那……一个星期后,我们一家人去野餐怎么样?」

  「咦?」

  「好啊!好啊!妈妈我们一起去野餐嘛!」

  「这……好是好,但是……你真的确定你只要这个要求吗?」

  「那是当然的啰!毕竟我们之前不就有言在先了吗?」

  听到我这么说,帕斯特尔这才想起她确实是有这么答应过,虽然她当时只是想安抚一下莉赛特,却没有想到我居然真的把这件事放在心里。

  「那事情就这么说定啰!野餐的前一天我会派人通知你们的!」

  「哇!太好了!一个星期后要跟爸爸和妈妈一起野餐了!」

  莉赛特高兴的手舞足蹈,或许真正获得奖赏的,其实是她才对!

  事情谈论好后,帕斯特尔便带着莉赛特回到了村子,而我们也回到了城堡,这才结束了这一次的冒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