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宝莲灯之极品沉香】(05)【作者:北斗星司】
【宝莲灯之极品沉香】(05)【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13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5章、老骚狐狸小玉姥姥

  「娘……我好爱你,我好爱你……」此时,在母亲的身体里发泄完了的沉香,已经兴奋地把自己的肉棒从自己亲生母亲的阴户内拔了出来,整个人呼呼喘息,看起来非常的爽快。

  等沉香从杨婵的身体里面拔出了鸡巴之后,刚刚经过强烈高潮的三圣母杨婵,整个人似乎都要虚脱了一样,无力地瘫软下来,她现在高潮后想要休息,可是她却知道,现在并不是休息的时候。

  「彦昌,彦昌……」此时浑身赤裸的三圣母杨婵,心里真是羞愧欲死,她本以为丈夫已经死了,可是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丈夫居然还活着,而且就在这里,看到自己跟他的儿子一起做那种事情,这让此时的杨婵真恨不得就此立刻死了,也免受到这样的屈辱。

  此时的杨婵支撑起自己的身子,就这样赤裸地奔向自己的丈夫,而此时的刘彦昌已经目光呆滞,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看起来刚才的那一幕,对刘彦昌的打击那是很大的,要知道,他可是从小读孔孟圣贤书长大的,这纲常伦理,他可是最崇拜的,这母子乱伦,简直是逆天而行,如今这样的事情居然出现在他面前,刘彦昌只觉活着都是那样的可耻……

  「彦昌,你……你怎么……怎么会……」此时的杨婵眼泪汪汪,扑到了自己的丈夫面前,拉着他,杨婵的眼泪不住地流淌下来,此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的丈夫说了,她觉得对不起丈夫,如今她只能渴望,在跟丈夫说完前因后果之后,便立刻自尽,保全节烈……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刘彦昌一下子昏厥过去了,而接着,沉香居然也昏厥过去了,这让杨婵登时大吃一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哈哈哈……三圣母杨婵,看起来今天你和你儿子玩儿得非常爽啊……」此时此刻,一个让杨婵十分痛恨的声音在屋子里忽然响起来了。

  「是你!」杨婵立刻认出了这个声音是谁了,这分明就是昨天晚上那个逼迫她干下这等羞耻之事的那个王八蛋啊!他居然又来了!

  果然,在杨婵喊出了「是你」这两个字的时候,接着一道黑影一下子出现在了杨婵面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的那个神秘黑衣人。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王八蛋……你居然敢这样害我!」此时的杨婵愤怒无比,她也顾不得自己浑身不着寸缕,眼见这个害了自己一家的人居然又出现在这样的面前,她立刻起了巨大的杀心,便恶狠狠地挥掌打向此时的黑衣人。
  只可惜,以杨婵此时的法力,又怎么可能对付得了这个法力强悍的黑衣人?结果就是黑衣人身前轻而易举出现了一道法力屏障,杨婵无论如何,也无法打中黑衣人,让杨婵气愤不已,难以忍受这样的愤怒。

  「哈哈哈……三圣母,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此时的黑衣人哈哈大笑,「如果不是吾的话,你的丈夫怎么能够复活呢?现在你最好别激动,否则我立刻抽走你丈夫的魂魄,直接扔到幽冥十八层地狱去!」

  杨婵可不会感激这个黑衣人救了自己的丈夫,但是后面听到这个人要把自己的丈夫的魂魄抽走,扔到十八层地狱去,杨婵可是吓得脸都白了,叫道:「你……你不能不讲信用啊,你说过的,只要我照着剧本做了……」

  「是的,我说过,只要你照着我的剧本做了,我就放过你的儿子,但我好像从来没说过,我会放过你丈夫啊?」此时的黑衣人哈哈一笑,说道。

  此言一出,杨婵愣了一下,接着才明白确实如此,昨晚自己和黑衣人确实都没说过,自己丈夫的事情,这主要还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她以为已经死了,哪里知道,居然会是这样……

  「我……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此时的杨婵只觉无比绝望,周身似乎都要垮了一样,难受不已。

  她这一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可恶的人,她也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可是现在,她却全部遇到了啊……

  「哈哈哈……无冤无仇又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无冤无仇的人互相为难对方的事情,难道还不多吗?」此时的黑衣人狞笑道,「不想让你的丈夫死的话,就乖乖听吾的话,明白了吗?!否则,吾会让刘彦昌身不如死,明白吗?!」
  「你……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啊?!」杨婵此时已经是有气无力了,整个人跟瘫软了一样,动也动不了。

  「嘿嘿嘿……我想怎么样?非常简单啊……」那个黑影哈哈一笑,接着又对着杨婵给说出了一番话,而这番话一说出来,立刻让杨婵更是惊怒交加!

  「你……你怎么能……不!我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儿的!你做梦去吧!」杨婵激动地摇着自己的头,很显然是坚决不肯答应这个事情的。

  可是这个黑衣人却似乎已经彻底地掌控了杨婵的弱点,冷笑着看着她,说道:「既然如此,吾就送你丈夫去十八层地狱,唉,可怜的刘彦昌,如今只能够去地狱生活了……」

  「不要!」杨婵立刻大叫,天啊,她如今已经很是对不起丈夫了,因为自己的私欲,和凡人丈夫在一起,却没让丈夫过上过几天好日子,如今自己又怎么能让丈夫陷入到地狱当中?!

  可以说杨婵心里面非常的绝望,她不想要答应这样的可耻的事情,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

  最终,在黑衣人的威逼利诱之下,此时的杨婵毫无办法,只能够在屈辱之中,答应了这件令杨婵感觉到无比痛苦的事情了啊……

  黑衣人很明显很满足杨婵的答允,在离开之前补充了一句:「吾的法力会让刘彦昌不管如何也是无法自尽的,吾也会一直监视着你的,监督你的一切行为的,哈哈哈……」

  而在黑衣人离开了之后,此时的沉香和刘彦昌,也醒了过来。

  沉香醒来了之后,立刻就捡起地上的衣服给穿好了,然后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母亲和父亲,一句话也不说。

  至于杨婵,也是直接捡起了自己的衣服,也一样给穿好了。

  刘彦昌此时愤怒、绝望、难受地站起身来,看着穿戴整齐的杨婵和沉香,眼中满是愤怒之色,然后就气愤地伸手要去打杨婵的耳光,他现在就是要把这个淫妇给打一顿。

  可是他的手掌还没触碰到杨婵的脸颊,就如同撞到了一层铁壁一般,把他的手震的巨疼。

  「啊!」刘彦昌捂着自己的手,疼得哇哇大叫,沉香一见,立刻上前拉住自己的父亲,关切地说道:「哎呀,爹,您没事儿吧?」

  杨婵此时见到自己的丈夫手被震疼了,内心自然十分心疼,可是这个事儿也在刚才那个黑衣人的计算之内,她不能关心自己的丈夫……

  那个黑衣人要她做的事情,就是彻底断绝和丈夫的关系,从此以后对他态度强硬,告诉他自己根本看不起他云云……

  为了保住自己的丈夫,杨婵只能这么做……

  「哈哈哈……刘彦昌,怎么样?感觉很疼吧?!」此时的杨婵为了能够让丈夫活下来,所以要演戏了,于是立刻冷笑着看着刘彦昌说道。

  「你……你什么意思?!」刘彦昌此时捂着自己很疼的手掌,忽然听到杨婵用这种很冷酷的言语对自己说话,刘彦昌心里大吃一惊,因为以前的三圣母,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过话,可是现在……现在怎么……怎么……

  杨婵冷笑着看着刘彦昌,说道:「刘彦昌,我就是……就是跟我的儿子干了那事儿,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就是一个凡人,当年我一个仙女嫁给你了,已经是委屈我了,现在这个宅子是我买的,当年你在华山吃住都是我负责的,你这个吃软饭的,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现在你活着,就由我养你,但你也别想在管我的事儿,我日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找什么男人就找什么男人!你休想管!」
  杨婵这番话说的此时的刘彦昌听得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他万万想不到,杨婵居然会这么跟他说话,这让刘彦昌感觉,自己的心里,已经是彻底地崩溃了,此时的他仿佛是生不如死了啊……

  杨婵看到丈夫绝望的神色,心里其实也不好受,可是为了丈夫的安全,她只能忍耐了……

  七天以后,沉香对家里的情况算是非常的满意了,可以说家里的一切现象就如同他预料的那样了啊……

  当然了,黑衣人不过就是陈翔的一个神魂的分身,而他所设想的局面,也已经成功达成了。

  刘彦昌在那天受到了致命的打击之后,就已经彻底消沉了,他想要自尽,以免忍受这种屈辱,可是试验了各种方法,都无法自尽成功。

  他想撞墙,可是要撞到的时候,却怎么也触碰不到墙,被一股法力给阻拦了。
  想要跳到池塘里面去淹死,哪里知道一跳到池塘里面就被一股法力带回来;想要拿刀自尽,刀子插不进自己的身体里,一碰就断;想要到街上买砒霜死,结果买来的砒霜,刚要放进嘴里就消失了;想要咬舌自尽,可是舌头上都有阻力,怎么也咬不下去;想要让自己饿死渴死,食物和水居然自动跑进他嘴里,一点用也没有。

  最终,刘彦昌放弃了所有的自杀行为,改为整天借酒消愁,而杨婵心里痛苦,但是却不敢在跟丈夫说什么话了,她也不敢自尽,因为黑衣人说了,如果杨婵自尽,还是会杀了刘彦昌,所以为了自己的丈夫,杨婵也只能活着。

  可以说现在的这一切,都在沉香的计划当中了,嘿嘿嘿……

  而就在今天,沉香却要去办一件别的事儿了,那就是自己要去找自己最爱的女人,小玉了,他在这个世界重生之后,最想渴望得到的,就是小玉这个美人儿了,嘿嘿嘿……

  小玉如今应该住在万窟山千狐洞吧?沉香现在就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她了……
  另外,还有自己的未婚妻丁香,等从万窟山回来,也该把她娶过门了,到时候把这对前世的对头弄在一起,床上双飞,哈哈哈,那才爽呢……

  于是,沉香现在就打算去万窟山千狐洞,把小玉给弄到手了,哈哈哈……
  ……

  万窟山距离沉香一家如今住的城镇有大概千里的距离,但是以此时的沉香的法力,要想到达那里,可以说是不过几分钟的事儿,想起了那美貌小姑娘小玉,沉香又如何抵挡得住那样的诱惑?于是马上就要前去,嘿嘿嘿……

  数分钟后,沉香腾云驾雾以后,就直接来到了万窟山。

  万窟山前世沉香已经是非常熟悉了,千狐洞所在的位置他也很是清楚,此时沉香直接就降落在了千狐洞的附近。

  以沉香此时的法力,外加他很是熟悉小玉的气息,所以就在千狐洞附近,沉香立刻就察觉到了小玉在什么地方,她应该是在这附近的一处小溪边。

  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小玉了,沉香心里激动,当下赶忙朝着那小溪那里而去。
  转眼来到小溪边,沉香却立刻呆住了,因为他登时看到,在小溪之中,一个美貌女子,正在小溪里面……沐浴洗澡。

  但见那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鹅蛋脸蛋,皮肤白皙,容颜娇美,此时周身不着寸缕的在溪水中欢笑着戏水,此时她就这样赤身裸体的站在溪水中,那一对已经发育的不错的雪白椒乳,白皙的美腿,浑圆的少女雪臀,还有少女从未被任何男人看过,摸过的少女牝户,更是看的一清二楚。

  「小玉的骚屄,真是不错啊……还有这奶子,大腿……」此时的沉香已经看出来了,在水中戏水的那个赤裸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小玉……

  这还是沉香第一次如此观看小玉的裸体,自己前世第一次和小玉见面,虽然也见过小玉的裸体,可是却没细看,可以说现在才算是第一次真正见到这个自己心爱女人的身体。

  小玉的身子十分不错的,她的皮肤是非常细腻,白嫩的,而一对可人的少女乳鸽,因为年龄原因还不是特别大,可是沉香能感觉到这还不是这个美丽小狐狸的最大程度,自己有自信可以把这两颗玉乳搓揉的更大。

  而相比少女的乳房不大,这小狐狸的屁股还真是不错,挺翘,丰满,两瓣臀肉也是肉不少,凸的曲线十足,可以说竟然有不亚于那些性感的洋妞的大屁股(虽然沉香没见过洋妞),而小玉的下身骚屄阴户,阴毛不算多,只有稀疏的几根,这样更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粉红的私密部位,但见小玉娇嫩的阴户紧紧闭合,一条细缝是如此的诱人,搞的沉香的鸡巴都硬的厉害了。

  只是沉香,现在却不是那么饥渴了,也不会再见到女人就忍不住要上了,如今见到小玉的裸体,虽然十分渴望占有这具自己最想得到的身体,可是却不会那么饥不择食,而是要讲究策略的,因此这个时候他不会扑上去强奸小玉的,嘿嘿……

  而小玉这个时候可是丝毫没发现沉香,毕竟以沉香此时的法力,想要让小玉这等修为低微的小狐妖无法发现他,可以说有一百种方法……

  小玉在这万窟山已经生活了几百年了,可以说是从小就只见过自己姥姥一个人,而这么多年在山上她都过习惯了,所以今天天热,便来到小溪里面,脱光了衣服洗澡,她从来也都是这么习惯了,也没想到会被其他人偷看到。

  其实,就算被人偷看到了,以现在小玉的纯真,怕也不是特别明白,被一个男人给看光了自己的身子之后,会怎么样,不然的话,在前世,也不会被老鸨给骗到了妓院里去了,嘿嘿……

  而现在,在凉快的溪水里面,小玉欢乐地戏水,却怎么也想不到,正有一双充满了兽欲的眼睛,在暗处偷看她的迷人少女肉体……

  良久之后,小玉洗的舒服了,于是欢笑着上了岸,用自己的法力把周身的水弄干,然后一边哼着小曲,就捡起了自己放在小溪边上的衣服,先是穿上肚兜亵裤,然后再套上外衣,她刚刚沐浴完,体态清新,如出水芙蓉一般的美人儿,是那样的诱人啊……

  「看起来时间也不早啊了,也该回家了啊……」此时的小玉看了看太阳,感觉时间也不早了,于是就准备要回家了。

  谁知道才刚走几步,忽然,一个人挡在了小玉的面前,一下子把小玉给吓了一跳。

  而这个人,自然就是沉香了,他现在这样,自然就是所谓的搭讪了,嘿嘿嘿……

  「哎呀……你是谁啊?!」小玉长这么大,除了自己的姥姥以外,还没见过其他人,谁知道忽然冒出这么一个人来,登时把她给吓住了。

  「那个,姑娘你好……」沉香此时嘿嘿一笑,对着小玉拱了拱手,说道,「我来这山上游玩儿,如今腹中饥饿,外加天色已晚,还希望可以到姑娘家里面借宿一宿,不知道可否?」

  「去我家……借宿?」小玉愣了一下,接着赶忙摆了摆手,叫道,「不行不行,我姥姥说了,不能带别人去家里的……」

  「我知道……可是,你可以先带我去啊……我有办法让你姥姥同意我借宿……」沉香嘿嘿一笑,说道,「我可是认识你姥姥的啊……」

  「啊?」小玉没想到,沉香居然说他认识自己的姥姥,这下小玉可真是呆住了,「你说你认识我姥姥?」

  「怎么?不相信吗?」沉香这话可是绝对没说谎,只是她姥姥不认识他而已,不过这个时候还是要好好骗骗这个小丫头才行,「你带我去你家,你就知道我和你姥姥认不认识了,嘿嘿嘿……」

  「那……那好吧,那你跟我来吧……」眼见沉香这么说,小玉心地善良,也不怎么会拒绝人,于是当然只好答应带沉香去自己的家了。

  可怜的小玉还不知道,刚才的这个男人偷看了自己洗澡,而且把这头色狼带回家,也会彻底改变她和她姥姥的命运,嘿嘿嘿……

  千狐洞就在这小溪边的不远处,此时小玉带着沉香,很快来到了千狐洞,刚走进去,小玉就能感觉到姥姥正在洞里,于是立刻叫道:「姥姥,我回来了……」
  「小玉,你带谁回来了啊?」很快的,里洞传来了一个严肃的女声,沉香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了,这就是小玉的姥姥。

  说实在的,小玉姥姥在沉香的记忆里可还算深刻,他可是记得这个老骚狐狸的姿色还是很不错的,嘿嘿,沉香记忆里,这个老骚狐狸,可是把自己那个便宜师父猪八戒给睡了,妈的,那头死肥猪都可以睡,他沉香为何睡不得?!

  因此,沉香还真想和那头老骚狐狸来一手,这才说是小玉姥姥的朋友。
  「姥姥,那个,有个你的朋友来了……」小玉犹豫了一下,还是这么说道。
  「我的朋友?」洞穴里的小玉姥姥明显愣了一下,而此时的小玉已经把沉香给带了进来。

  沉香只见洞穴里面,一命身穿深紫色衣袍的艳妇正盘膝打坐,外貌约莫三十来岁年纪,眉目艳丽,乃是个极其漂亮的美妇,而她浓妆抹艳,身材虽然裹在保守的紫衣中,可是却也隐隐可见丰满之态,正是那小玉的姥姥了。

  「想不到这老骚狐狸长的这么美,前世我年纪还不大,还没看出她这么性感啊……」此时的小玉姥姥的成熟妩媚,可以说是极大的吸引了沉香的欲望。
  小玉此时见到姥姥,赶忙上前说道:「姥姥,这位……这位哥哥说,他是你的朋友,想要见您……」

  「嗯?」小玉姥姥看了一眼沉香,发现不认识,心里疑惑,正要发问,可是忽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小玉姥姥是吧?你想不想练成劈天神掌,为你女儿报仇?如果想的话,那我们可以谈谈,我可以帮助你修炼成功劈天神掌……」
  听到这句话,小玉姥姥发现小玉并无异状,立刻就知道,是眼前的这个少年,用传音入密之内的法术在对自己说话,而小玉姥姥却很吃惊,对方竟然知道自己在修炼劈天神掌,这让她很吃惊。

  自从当年,自己的女儿狐妹被孙悟空给打死之后,小玉姥姥为了给自己的女儿报仇,就一直在修炼劈天神掌,可是这么多年了,她却一直无法修炼成功,因为她手上的劈天神掌的秘笈所学不全,不如自己的女儿女婿手上得自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的玉鼎真人手上的那本,因此如果其体内的法力不足,是无法修炼成功的。
  如果她不修炼成劈天神掌的话,那是无法杀死孙悟空,为女儿报仇的,正因为如此,她这么多年一直在修炼,可是一直没成功。

  现在听到沉香说,他可以帮助自己修炼成功劈天神掌,一方面小玉姥姥吃惊于沉香居然知道自己在修炼劈天神掌,另一方面,小玉姥姥更是对沉香说可以帮自己练成劈天神掌,感觉到很是诧异。

  「你什么意思?」在这一瞬间,小玉姥姥也用上传音入密,询问沉香。
  「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找一个房间,把小玉支开,我们单独谈谈,好不好?关于你劈天神掌的问题……」此时的沉香用传音入密继续说道。

  小玉姥姥知道沉香想要和自己单独说话,虽然她不知道沉香是谁,可是假如这个人真的可以让自己练成劈天神掌的话,自己还是有必要和沉香谈谈的。
  「小玉,你先下去休息,我有些事儿……想和,想和这位小哥单独谈谈……」小玉姥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哦,好,姥姥,我知道了……」小玉此时已经确定,看起来这位哥哥真的认识姥姥了,否则姥姥也不会和他单独谈话,其实小玉的心里还是很好奇的,不知道这位哥哥想跟姥姥说些什么,但是她是个乖孩子,可不敢偷听。

  于是,小玉姥姥直接把沉香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把门关上吧,我有些话不想被人听到……」沉香微笑道。

  「好吧……」小玉姥姥在涉及到劈天神掌的问题上可不敢马虎,所以现在还是要满足沉香的,于是就顺手关上了门,接着阴沉着脸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说的劈天神掌又是什么怎么回事儿?」

  沉香微笑道:「我知道,小玉姥姥,你这么多年来修炼劈天神掌,就是想要给你的女儿报仇吧?只可惜你得到的劈天神掌秘笈不全,缺少内功心法,所以你必须要修炼出万年的法力,才可以练成劈天神掌,而你现在可是还远远不够,是吧?」

  「……你怎么知道的?」小玉姥姥沉默了一下,接着开口说道,很明显是默认了。

  「我是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给你这个……」说到这里的时候,沉香凭空变出几页纸张,将它递给了此时的一脸疑惑的小玉姥姥。

  「这是什么?」小玉姥姥心里疑惑,拿过那几张纸一看,却登时大惊失色,「这……这是劈天神掌第一式的……的……」她修炼劈天神掌已久,虽然还没练成,可是对这路掌法却是非常熟悉,此时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劈天神掌第一式的完整内功心法。

  劈天神掌总共九式,其中每一式都有独特的内功心法,只要有内功心法加以辅助,就可以很容易练成,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必须要有万年的法力,才可以修炼成功。

  只是这劈天神掌乃是玉虚宫的绝学,小玉姥姥当年还只是从女儿那里得到了外功的修炼之法,想要学到内功却已经等不到了,因为女儿被打死了,而她更不可能去玉虚宫偷秘笈,所以她一直无法练成。

  而现在,这个少年居然拿出了这第一招的内功心法,这让小玉姥姥很是惊讶。
  「你……这是什么意思?!」小玉姥姥的一双手此时正微微发抖,而她看着沉香,阴沉着脸说道。

  「这你还不明白吗?」此时的沉香嘿嘿一笑,说道,「我手上可是有劈天神掌完整的内功心法的秘笈,嘿嘿嘿……」沉香此时法力已经达到了圣人级别,天下给派的心法要诀在他面前已经是没什么秘密了,所以沉香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出劈天神掌的内功心法来。

  此时的小玉姥姥听到沉香这么说,不禁内心惊喜无比,如果有了这些内功心法,她就可以很快地练成劈天神掌,为自己的女儿报仇了。

  「那……你就把秘笈都交出来吧……」此时的小玉姥姥眼中浮现出一丝狠戾之色,说道。

  沉香看这老狐狸的语气,似乎是威逼之色,已经看出了这老狐狸有要强迫自己交出秘笈的意思,当下他笑道:「如果我不交给你,却又怎么样啊?!」
  听到沉香居然这么说,小玉姥姥冷笑一声,一双媚眼中显露出了巨大的杀意:「你最好别不识抬举!」说着,这老狐狸挥动着长长的指甲爪子,就攻向沉香,要把他擒住,逼他交出秘笈。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小玉姥姥忽然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威压传来,这股威压一下子就把小玉姥姥的身体和神魂似乎都是一下子给定住了一样,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这一刻,小玉姥姥心里大为震撼,她在这一瞬间,就立刻察觉到了,这个威压就是对方发出来的的,而对方的法力之强,绝对不是她可以比拟的,因为对方还没出手,只是以威压的形式,就让自己动弹不得了,由此可见,对方实力远远胜过自己。

  「怎么样?姥姥,你还想要用强吗?」沉香微笑着轻松地收回了威压,小玉姥姥呼呼穿了几口气,倒退两步,嘴上不说话,心里却是知道了,想要用强的话,是不行了啊……

  但是,小玉姥姥不能用强,却是不愿意就此放过这次机会,她咬了咬牙,说道:「你说说,你有什么条件,要怎么样才能把秘笈给我?!」

  小玉姥姥可是非常精明的千年老妖,此时已经明白了,之所以沉香要拿出这第一式的秘笈,就是要和自己讲条件,否则也不会在这里跟自己说这些废话、也不会把这个第一式的秘笈给自己看,因此,现在小玉姥姥,就想要知道,沉香到底有什么条件。

  为了劈天神掌的秘笈,小玉姥姥可以说,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

  「呵呵……看起来,姥姥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我是有条件的,嘿嘿嘿……」沉香此时眼见小玉姥姥说出了这种话,嘿嘿一笑,然后慢慢走上前,接着一把讲小玉姥姥的腰肢搂住,一双手摸到了小玉姥姥的翘臀上,瞬间就狠狠地将她丰腴的臀部揉住。

  「啊……」小玉姥姥倒是没想到,沉香居然会来这一手,她那千年来从未被任何男人摸过的部位,如今却被这个男人给摸住,可是小玉姥姥却并未挣扎,她看着此时眼前的沉香眼中露出的那种男人色迷迷的兽欲,立刻明白了沉香想要做什么。

  「你……想要老身?!」感受到自己的臀部正被沉香揉捏着,小玉姥姥身子只觉一热,多年来没有被男人爱抚过的身子,却在这一刻似乎有了枯木逢春的快感,这让小玉姥姥此时也不怎么愿意挣扎,毕竟她不是什么小姑娘了,而是修炼千年的狐狸精,也很喜欢男人的。

  此时近距离和这只老骚狐狸接触,感受到她丰满的屁股上的柔软,嗅到她身上的骚味,沉香已经是情难自禁,她淫笑着一把将小玉姥姥推倒在一旁的石床上,淫笑着一把扑到她的身上,笑道:「姥姥,我自从见到你,我就想和你风流,答应我,这第一式我送给你,你在陪我八次,每陪我一次,我就多给你一式,你看怎么样……」一边说,沉香一边用手隔着小玉姥姥的衣服按捏她的胸部,触手只觉十分丰满,看起来这老骚货的身材很不错。

  「啊……」敏感的部位被身具魔种之力的沉香摸到,小玉姥姥脸上大热,周身似乎都有了感觉,听到沉香这般说,她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嗔道,「你说真的……人家……人家陪你睡上八次,你就……你就把秘笈都给我……」

  「那是当然……我说话算数……」沉香嘿嘿笑道。

  「你这坏蛋……」小玉姥姥妩媚一笑,然后主动凑上了自己那香嫩的嘴唇,沉香也是不客气,迎合而上,这对狗男女立刻就狂热地亲吻在一起,疯狂地缠绵。
  沉香如今也已经算是此道高手了,而小玉姥姥是修行千年的骚狐狸,这床上技术也已经是十分熟练,二人接吻亲嘴,已经不需要摸索什么,唇舌缠绵,仰头摆首,沉香和小玉姥姥的双手都在互相地抚摸对方,而此时沉香身上的衣服自动消失了,他年轻的身体立刻就全裸了,巨大的肉棒已经极速勃起,顶在了小玉姥姥的腹部上。

  「你的衣服……」小玉姥姥此时察觉到了沉香已经脱光了,有些吃惊,一双纤纤玉手下意识地按在沉香的臀部,有些羞耻地将小嘴从沉香的嘴唇边移开,低声道,「怎么这么急色……你怎么不把我的衣服也变没了……」

  脱光了的沉香嘿嘿笑道:「因为在和女人风流中,给女人脱衣服,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沉香一边说一边拉住小玉姥姥的衣裳,也没有用什么宽衣解带的招术,而是暴力破除,将小玉姥姥的衣裳一把用力,撕扯干净,外衣破除后,小玉姥姥的熟妇肉体便暴露出来,此时她身上仅仅留下贴身小衣,虽然还没有完全脱光,可是在沉香观察下,却已经能看出这老骚狐狸肉体丰满,妖艳十足。
  沉香这么暴力地将她的衣服脱掉,小玉姥姥不但不觉得羞耻,反而有一种很强烈的快感,自从自己的丈夫死了以后,小玉姥姥还从来没和任何男人亲热过,如今被男人这么暴力地破衣,而她又能感觉到沉香身上的青年男子的强烈气息,小腹更感到沉香那根粗大的巨物地强壮,这老骚货已经动情,此时轻轻喘气,丰满的肉体在沉香身下轻轻摆动着。

  「你的身材真棒……」沉香此时轻而易举就将小玉姥姥的贴身小衣给脱掉了,但见小衣下的娇嫩玉体,是那样的诱人,小玉姥姥在神魔妖类当中已经算是年纪很大的妖物了,可是长期修炼,其身材保养的犹如三十多岁的人类少妇一样,周身雪白,肤如凝脂,而胸前那对雪白的乳房,更是饱满巨大,而且没有因为年级原因有下垂感,更兼备了少女没有的圆润感,而这两颗肉弹上的乳头,虽然有些变的咖啡色,但是配合上小玉姥姥的骚媚成熟的女人味,却别有一种风味。
  这女人的身材属于那种丰腴美人,这正符合唐朝美女的审美观,她的玉体肉感十足,颇有杨贵妃之美,一双大腿不算长,可是大腿肉多,却不显臃肿难看,而是最能激发少男熟女控欲望的那种绝美丰腿,此时被除去了亵裤之后,这骚狐狸的大白屁股也已经清晰可见,虽然此时小玉姥姥是正面对着沉香,沉香不能近距离地观看小玉姥姥的大白屁股,但以他现在的经验,却足以感觉到这个女人拥有很美的臀部。

  「你的身子真是美丽……哈哈哈……好棒啊,姥姥,我爱死你了……」沉香虽然已经玩儿过自己的母亲和四姨母,可是她们虽然姿色不亚于甚至超过小玉姥姥,可是小玉姥姥身上那股子成熟艳味儿,或者说是骚劲儿,却是她们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沉香看的爱不释手。

  此时的小玉姥姥,将自己那只有死去了的丈夫才看过的身体,暴露在了此时的沉香面前,她并不感觉到羞耻,反而是极度兴奋,她伸手,抓住了沉香那根粗大的阳物,触感粗硬,巨大狰狞,小玉姥姥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巴,就算是自己的丈夫,似乎也逊色几分,她这千年狐妖性子本淫,只是因为对亡夫情深,外加要加紧修炼,为女儿报仇,所以这些年才没出去找男人,而现在,在这年轻的男子身下,她也情不自禁了。

  「啊……小哥哥……你的这个也是好大啊……啊……真棒……啊……」小玉姥姥一方面为了要尽力服侍好沉香,以此得到劈天神掌的秘笈,另一方面也是想自己好好享受一把欲望的欢乐,因此现在表现的异常淫荡。

  「哈哈哈……那当然了,哥这个可是天下最棒的……你这老骚狐狸……」小玉姥姥用手为沉香撸着鸡巴,而沉香则是立刻展开自己的风流手段,对着这艳丽动人的熟妇骚狐狸玩弄挑逗,他最先攻击地就是小玉姥姥那对熟女的乳房,他极度饥渴地用嘴舔着、亲着、啃着小玉姥姥的一对丰满肉弹,尤其是这老骚货的乳头,更是不住地用舌头咀、吮、含,左手更配合着不住地对着这老骚货的另一边肉弹进行激动地揉搓。

  「啊……哎呀……啊……你……你摸的好大力……哎呀……好棒……舒服死了……」

  沉香的魔种本身就是任何女人的克星,更何况狐性本淫,此时遇到沉香强烈地挑逗,小玉姥姥的肉体已经彻底燃起了巨大的欲火,被沉香挑逗之下,小玉姥姥的肉体泛现出从未有过的极乐感,让她如痴如醉,如果说一开始,小玉姥姥和沉香干这种事儿还有交易的味道,现在的她,却已经是心甘情愿,想要和这个小子行乐了。

  沉香亲吻着小玉姥姥的乳房,享受她妩媚的肉体,内心的满足感,那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个,他亲够了小玉姥姥的乳房,又往下进攻,亲吻而下,转眼便袭击到了小玉姥姥的下身,此时这老骚货被沉香这么亲密挑逗,已经不由自主地张开了自己的大腿,沉香轻而易举地就能看到这老骚货的骚屄。

  「妈的……毛可真多啊……」沉香看到这老狐狸的下身,一大丛乌黑的阴毛,又长又密,就如同黑黑的森林一样,沉香还真是没见过阴毛这么多的女人,而乌黑的黑毛下,看到的是狐狸粉红的肉穴,此时已经被沉香给弄湿了,他哈哈一笑,说道:「姥姥,你的下面都湿了啊……来,我吃一口……」说着,沉香就伸出舌头去舔小玉姥姥的下身。

  「啊啊!不要……那里不可以……不可以舔……」当沉香的舌头舔到了小玉姥姥那千年都没被别人触摸过的部位,尤其是沉香是用舔的方式进攻,立刻一股难以想象的剧烈刺激,令小玉姥姥浑身几乎都要爆炸了一般,她嘴里下意识地喊出了不要。

  可是嘴里喊着不要,这个女人的肉体却没有不要,而是在被沉香淫荡地舔着那下身的阴户的时候,一股股骚味十足的春水从这老狐狸的阴道内流出来,沉香此时给女人舔下身,又是这样成熟美艳的老骚货,虽然她的骚屄味儿不是很好,很腥,可是沉香觉得非常刺激,毕竟这可是小玉的亲姥姥啊,那种禁忌乱伦的快感,让他极度兴奋,他是一边舔这老狐狸的骚屄,一边还在她的乳房,纤腰,大腿等部位肆意抚摸。

  「啊啊……你舔死我了……啊……别……别……啊……我要死了……啊啊……」

  被沉香这么挑逗,这老骚狐狸的性欲已经彻底点燃,如此不知所措,欲仙欲死,身体完全投降了。

  说真的,这老狐狸可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当年和自己丈夫做爱的时候,都没有被自己的男狐狸丈夫所压制过,可是现在,遇到了沉香,她却如同一个可人的小少妇一样,完全被征服了。

  此时的沉香已经把小玉姥姥给舔的水漫金山,他的鸡巴也已经硬的厉害了,现在迫切地想尝尝看这老骚货到底是啥味道,于是他淫笑着抬起身子,抖动着自己的大肉棒,嘿嘿笑道:「怎么样啊?姥姥,想不想让我干你的狐狸骚屄啊?」
  「你……你这坏蛋……啊……」此时听到沉香这么说,小玉姥姥不禁有些气急败坏,「你……你我都这样了……啊……都什么都干了……你还说这个,快……快插进来……啊……我要……要你的那个……快点,我好难受……啊……」这老狐狸本身也没有什么贞操节烈的观念,否则宝莲灯原著也不会和猪八戒这种货色上床了,现在被沉香挑逗的枯木逢春,多年没有燃起的性欲,此时被彻底地挑逗起来,她很想要很爽地来一炮激烈的性爱,所以现在,她毫不知廉耻地开口求欢。

  看到这老骚狐狸,如此的淫荡,沉香十分得意,掰开她丰满的大腿,笑道:「姥姥,你们狐族女子不愧是著名的淫妇,前有苏妲己,现有你小玉姥姥,今天我也尝尝看骚味……」

  边说,沉香一边把自己已经欲火十足的肉棒,对准了小玉姥姥的骚屄就狠狠地干了进去,这老骚货下身已经是湿润无比,润滑十足,因此沉香很容易就把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去了。

  多年来,从未被任何东西插入过的小骚穴,此时再一次进入了一位新客人,而这位客人,是那样的粗大,强壮,小玉姥姥只觉一阵阵巨大强烈的欢乐快慰,在这一刻一下子蔓延到了她的周身,令她几乎要疯狂了。

  「啊啊啊……好棒啊……啊……快乐死了……啊啊……我要死了……啊……」
  小玉姥姥从未品尝过这么大、这么硬、这么粗、这么完美的肉棒,现在她都要爽死了,而沉香一插进去,就一手抓着她的乳房,一边揉搓,一边开始剧烈地震动冲刺,开始大力地干她这个老骚货了。

  沉香的力气可是很大的,配合上粗大的肉棒,以极强、极快地力量和速度冲刺着她的身体,带给沉香姥姥的快感,那是一阵强于一阵,一波猛于一波。
  可以说,现在的小玉姥姥,已经被沉香玩儿的欲仙欲死,彻底疯狂了。
  看到这个女人在自己的身下淫态百出,欲仙欲死,在自己的冲刺玩弄中还不住浪叫,正在享受着这老骚狐狸肉体的沉香心里的满足感、征服感那是不住加强的,此时小玉姥姥的大腿张开,沉香跪在她中间进行冲刺,双手同时捏揉她一对弹跳的乳房,边干边摸。

  「啊啊……姥姥……你的下面水好多……啊……肉穴好紧……干起来真的好棒啊……啊……好舒服……」沉香淫笑着干着,小玉姥姥被操着很爽,沉香也快乐,这老骚狐狸虽然早年曾经生过小玉的母亲狐妹,可是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这么多年没做爱的她,小穴肉洞已经是紧凑无比,享受这样一个老骚货的身子,沉香觉得真是极乐无比。

  尤其是小玉姥姥在床上不但淫荡,而且十分懂得技巧,沉香的冲刺,她能够以很娴熟的技巧进行迎合,这样的绝代尤物,玩儿起来绝对比小姑娘刺激的多。
  此时的小玉正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看书,同时也好奇,自己的姥姥到底是在和沉香在做什么,谈什么,可是她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姥姥和沉香,居然在一起脱光衣服干那种事情。

  此时屋子里面的大战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了,沉香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小玉的姥姥在沉香缠绵着魔种之力的鸡巴的冲击下,已经是云雨难收,快乐要死,距离高潮也是越来越近。

  「啊啊……姥姥……你……你以后还让我干你吗……能一直干你吗……」沉香此时大战良久,也即将达到极乐巅峰,他一边用力抽送一边淫荡笑道。

  完全被沉香给控制住了的小玉姥姥自然是非常热情地回应着沉香:「啊啊……啊……我……我要你操……啊……一直操我……啊啊……你……人家要跟你做长久夫妻……啊啊……我爽死了……」这可是此时小玉姥姥在极乐下的真实想法,她真的好爱这种如登仙境的快乐,真希望一辈子都被玩弄。

  二人在激烈地缠绵中,疯狂地呻吟、喘息,肌肉不住碰撞,缠绵,最终,沉香和这老骚狐狸在双双欢乐中,互相高潮,小玉姥姥这老骚货在沉香精液的冲刷下,春水狂喷,浑身力气似乎都没了,而沉香也在小玉姥姥高潮中,享受着射精的快乐。

  缠绵之后的两个人一起搂抱着,小玉姥姥无力地瘫软在沉香怀里休息,而沉香摸着搂着这个成熟艳妇,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妈的……这个老狐狸真是太骚了,老子接下来非把她和小玉一起弄到床上玩儿不可,嘿嘿……」
   1.jpg (29.52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